鲁褒

鲁褒字元道,扬州人。癖性好学广闻博识,家境贫苦独立不移。晋元康之后,法律制度尽被磨损,鲁褒痛感那时贪婪成风,于是隐姓埋名,撰著《钱神论》,借以讽刺世风。文略如次:
钱作为一种东西,具备乾坤的意味,内方像地,外圆像天。会集起来就如山,流通起来就像河。一动一静有其时宜,或行或藏有其规律。商场交易极为便利,不必焦躁亏空折耗。难于损折象征长寿,永不缺乏象征天道,所以存在历史长久,成为世间通灵之宝。人敬它如兄长,赠可以称作“孔方”,失去它就清寒软弱,获得它就方便显达。它无翼能飞,没足能行,可改进板起的面孔,能展开紧闭的嘴皮子,钱多的就高居人前,钱少的就必居于人后。处在前边的可为君长,处在后边的则为臣仆。为君长者富贵有余,为臣仆者清寒不堪。《诗经》有言:“享乐的是富商,可悲的是劳苦。”
钱原来称为泉,无论多么遥远可往,不拘多么幽深可达。京都的重臣贵胄,精气神儿疲惫不堪的讲肄学生,嫌恶于平淡无精打采的名人,一见了自家孔方家兄,莫不欣喜尊崇。钱为此能..人,因它唯有吉祥而无不利,有了它不用读书将来便可方便。早前吕公在沛接汉高帝空头礼帖而热闹,汉高帝任亭长时萧相国送钱多于外人二百,卓文君脱去粗鲁的人换上了锦绣,司马长卿解掉围裙乘上了大车,官尊名显都是钱的效能。空头礼帖能够接纳获得虚誉,而且实实在在的钱;多二百钱为数虽微,但换成了后来的亲切。因此来说,所以称它为神灵。无德而受人起敬,无势而被人向往,可展开公侯卿相的大门,步入主公皇城。祸殃者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石硖尾,将死者可使之复生,富贵者可化为清贫,活着的可令其杀身。所以怀忿争强非钱不足大胜,禁锢受困非钱不行自由,怨仇非钱不行开脱,荣誉非钱不会发生。
西宁穿红衣的重臣,当权的要人,爱自己家兄,穷追猛打,自始自终,执手拥抱,无论地位高低,不计年龄长幼,宾客如流,万人空巷。古语说:“钱无耳,可使鬼。”现代之人,惟为钱而已。所以说,军中无财,士兵不来;军中无赏,士兵不往。做官朝中无人,不比回家种田,虽则朝中有人,而无家兄助力,就像无翅想腾飞,无足想Benz。
忧愤时世的人都传开此文。 鲁褒从未作官,不知死于曾几何时。

鲁褒, 国学家。生卒年不解。字元道。泰州人。
好学多闻,以贫素自立。隐居不仕,人莫知所终。《晋书·隐逸传》谓:「元康之后,纲纪大坏,褒伤时之贪鄙,乃隐姓名,而著《钱神论》以刺之。」今所见《钱神论》、系严可均《全晋文》据《晋书·鲁褒传》、《艺术文化类聚》、《初学记》合抄而拼成的。此文虽名曰「论」,其实依然沿袭辞赋问难之体。文中虚构司空公子与綦毋先生的问答,极论钱之妙用如神,而语带谐谑,嘲弄笑骂,恣肆酣畅。文中特出之处颇多,如司空公子讪笑綦毋先生不知变通一段,其语本出自典籍;以庸俗口吻而触犯圣典,实寓讽世之深意。又如「公子拊髀大笑」,论述钱的价值及成效一段,尤为活跃辛辣:「为世神宝,亲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除戒严状态毅之颜,开难发之口。」显著都以势不两立之语。据本传称,此文一出,即为那时候痛疾时世者所传颂。
钱之为体,有乾坤之象,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不经常,行藏有节,市井便易,不患耗折。难折象寿,不匮象道,故能短时间,为世神宝。亲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不胫而走,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处前面贰个为君长,在后面一个为臣仆。君长者丰衍而富有,臣仆者穷竭而不足。《诗》云:「哿矣富人,哀此茕独。」
钱之为言泉也,无远不往,无幽不至。京邑衣冠,疲劳讲肄,厌闻清谈,对之睡寐,见自个儿家兄,莫不惊视。钱之所祐,吉无不利,何苦读书,然后富贵!昔吕公欣悦于空版,汉祖克之于赢二,文君解布裳而被锦绣,相如乘高盖而解犊鼻,官尊名显,皆钱所致。空版至虚,而况有实;赢二虽少,导致亲昵。因此论之,谓为神灵。无德而尊,无势而热,排金门而入紫闼。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争非钱不胜,幽滞非钱不拔,怨仇非钱不解,令问非钱不发。
洛中朱衣,当途之士,爱自己家兄,皆小编已已。执作者之手,抱小编终始,不计优劣,无论年纪,宾客辐辏,门常如市。谚曰:「钱无耳,可使鬼。」凡今之人,惟钱而已。故曰军无财,士不来;军无赏,士不往。仕无中人,比不上归田。虽有中人,而无家兄,不异无翼而欲飞,无足而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