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怀玉

孟怀玉,平昌安丘人。他的高祖孟珩,是南宋的山东尹。祖父孟渊,官至右光禄大夫。老爹孟绰,在高祖起义后当给事中、光禄勋,死后被追以为金紫光禄先生。孟怀玉积年累月住在京口。
高祖东伐孙恩,用孟怀玉当建武司马。孟怀玉参加起义军,跟从高祖平定京城。由此功被封为青原区侯,食邑一千户。高祖镇守京口以怀玉为镇军参军、下邳太师。义熙七年,孟怀玉出外当宁朔将军、西阳刺史、新蔡内史,又被任为中书抚军,转任辅国将军,带丹阳府的武装,戍守石头城。
卢循进逼京城,孟怀玉在石头城江岸上三番两次应战,皆有功绩,被委任为中军谘议参军。敌将徐道覆多次想以大将登岸,因怕孟怀玉不敢上岸。卢循逃向东部,孟怀玉和各军一同追击,直到五岭江南。徐道覆屯据始兴,孟怀玉围攻他,亲自搏击,经几十天终于攻下始兴。再向东追击卢循,卢循被扫荡,孟怀玉被封为阳海门市男,扩展食邑二百五十户,再当参知政事谘议参军、征虏将军。三年,孟怀玉迁任江州抚军,不久又当督江州宛城的西阳新蔡、汝南颍川司州的恒农西宁的松滋六郡诸军事,南开中学郎将,教头还还是。那时冀州节度使司马休之吞噬中游,心怀异端,所以付与孟怀玉这些职位,用以免守休之。十二年,孟怀玉加官持节,因为爹爹玉陨香消,怀玉孝心相当重,于是得了重病,上表诉求消除自个儿的岗位,未有被允许。他又上书说自个儿的三弟孟田客过继给叔父,老爸丧事唯有本人能主持。于是被允许辞职,还未有离任,当年便死去了,享年叁拾五虚岁。死后被追以为平南将军。他的幼子孟元死了,未有外孙子,封爵便被撤除。怀玉其它叁个授衔是阳丰男,他的幼子孟慧熙继承了那些爵号,孟慧熙因为不祭祀被注销爵号。慧熙的幼子孟宗嗣,官至竟陵太史、中医务卫生人士。

孟怀玉,平昌安丘人也。高祖珩,晋山东尹。祖渊,右光禄大夫。父绰,义旗后为给事中,光禄勋,追赠金紫光禄大夫。世居京口。

檀韶字令孙,高平郡金乡人。天长日久居住在京口。最先她被任命为本州从事、西曹主簿、辅国司马。刘裕起义时,檀韶和兄弟檀祗、檀道济随同平定京城,代理高祖建武将阵容。都城被扫荡后,檀韶当镇军将军、加号宁远将军、阿曼湾军学园尉,又进号建武将军,迁任龙骧将军、秦郡通判、北陈留内史。因为平定桓玄的功劳,被封为巴丘县侯,食邑两百户,又当参车骑将队容,加号龙骧将军,迁官骁骑将军、中军谘议参军,加号宁朔大将。
随同讨伐南燕慕容超,他教导向弥、胡藩等52个人攻击临朐城,据有了它。到围攻广固时,慕容超的人早晨烧掉了檀韶攻城部队的战楼,檀韶便被降为横野将军。广固城轰下时,是檀韶指导部属最早攻入。他便被用为北琅王牙太史,同期进号宁朔新秀、琅王牙内史。随从刘裕征伐在左里的卢循,他又有胜绩,加上在广固的攻城功劳,他被封为洛龙区侯,食邑三百户,又降封爵,封为新安县伯,减去食邑中的一有些傻头傻脑十户,赐给檀祗的幼子檀臻。因为在宫城六门内坐轿,他被肃清全数职分,造成普通百姓。义熙八年当辅国将军。八年,老母谢世辞了官,之后又被调用为季军将军。第二年,又当琅王牙内史、临汾太师,将军还依然。镇守姑孰。不久又进号左军将军,兼任本州大中正。十八年,檀韶迁任江州、雍州的西阳、新蔡二郡诸军事、江州太师,将军还依旧。因有不是,被免去官职。高祖称帝,檀韶因为是开国老马,他被增四百户的食邑,加上以前的共一千三百户。檀韶特爱饮酒,贪婪横暴,在任职上没什么政治业绩。但高祖表扬他全家入伍,他哥哥檀道济又有大的佳绩,所以仍非常地蒙受宠遇。永初二年在首都谢世,享年五15虚岁。死后被追以为安南将军,加官散骑常侍。
檀韶的幼子檀绪世襲他的爵号。檀绪死了,未有外孙子,爵号被撤回。檀祗有外孙子叫檀臻,檀臻葬身鱼腹,他孙子檀遐世襲。东汉创建,封爵被打消。檀祗、檀道济有传记。

高祖东伐孙恩,以怀玉为建武司马。豫义旗,从平京城,进定京邑。以功封宁都县侯,食邑千户。高祖镇京口,以怀玉为镇军参军、下邳都尉。义熙八年,出为宁朔名帅、西阳知府、新蔡内史,除中书上大夫,转辅国将军,领丹阳府兵,戍石头。

卢循逼京邑,怀玉于石头岸连战有功,为中军咨议参军。贼帅徐道覆屡欲以有力登岸,畏怀玉不敢上。及循南走,怀玉与众军追蹑,直至岭表。徐道覆屯结始兴,怀玉攻围之,身当矢石,旬月乃陷。仍南追循,循平,又封阳鼓楼区男,食邑傻头傻脑十户。复为校尉咨议参军,征虏将军。四年,迁江州提辖,寻督江州大梁之西阳新蔡汝南颍川司州之恆农沧州之松滋六郡诸军事、南开中学郎将,刺史依旧。时番禺参知政事司马休之居上流,有异志,故授怀玉此任避防之。十七年,加持节。丁父艰,怀玉有孝性。因抱笃疾,上表陈解,不准。又自陈弟田客出继,丧主唯己,乃见听。未去任,其年卒官。时年七十三。追赠平南老将。子元卒,无子,国除。怀玉别封阳丰男,子慧熙嗣,坐废祭拜夺爵。慧熙子宗嗣,竟陵郎中,中医务人士。

孟龙符,怀玉弟也。骁果有胆量,干力绝人。少好游侠,结客于闾里。早为高祖所知,既克京城,以龙符为建武参军。江乘、罗落、覆舟三战,并有功。参镇军部队,封平昌县五等子,加宁远将军、淮陵太尉。与刘籓、向弥征桓歆、桓石康,破斩之。除建威将军、南海节度使。索虏斛兰、索度真侵边,彭、沛打扰,高祖遣龙符、建威将军道怜北讨,世界一战破之。追斛兰至光水沟边,被创奔走。

高祖伐广固,以龙符为车骑参军,加龙骧将军、广川少保,统步骑为前锋。军达临朐,与贼争水,龙符单骑矛盾,应手破散,即据水源,贼遂退走。龙符乘胜奔逐,后骑不比,贼数千骑围绕攻之。龙符奋槊接战,每一合辄杀数人,众寡悬绝,遂见害,时年八十二。高祖深加痛悼,追赠青州尚书。又表曰:“故龙骧将军、广川太史孟龙符,忠诚勇敢果毅,陨身王事,宜蒙甄表,以显贞节,圣恩嘉悼,宠赠方州。龙符投袂义初,前驱效命,推锋三捷,每为众先。及西劋桓歆,北殄索虏,朝议爵赏,未及施行。会今北伐,复统前旅,临朐之战,气冠三军。于时逆徒实繁,控弦掩泽,龙符匹马电跃,所向摧靡,夺戈深远,知死弗吝。贼超奔遁,依险鸟聚,大军因势,方轨长驱。考其庸绩,豫参济不,窃谓宜班爵土,以褒勋烈。”乃追封临沅县男,食邑七百户。无子,弟田客以子微生嗣封。太祖元嘉中,有罪夺爵,徙迈阿密,以微生弟彦祖子佛护袭爵。齐受禅,国除。

孝哈工业余大学学明初,诸流徒者悉听还本,微生已死,子系祖归京都,有筋干异力,能亻詹负数人,入隶羽林,为殿上校军。二年,索虏寇青、冀,世祖遣军事援救之,系祖自占求行。战于杜梁,挺身入陈,所杀狼籍,遂见杀。诏书追赠颍川郡上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