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邑国

林邑国本来是汉朝的象林县,即马援铸柱的地方,距离南海三千里。后汉末年,县功曹姓区,他有个儿子叫区连,杀了县令,自立为王,以后世代相承袭。后来一个王没有后代,他的外孙范熊代立为王,范熊死后,儿子范逸继续为王。当地风俗门户向阳朝北,以至于居住止息,或东或西没有一定。人们生性凶悍,果决好斗,习惯于爬山泅水,不惯于平地行走。四季温暖,无霜无雪,人们大多裸身赤足,以黑色为美。贵女贱男,同姓可以结婚,女方先向男方送聘礼。女子出嫁时,身着迦盘衣,横幅合缝像井栏一般,头上戴着宝花。居丧时剪掉鬓发表示孝,在原野上焚烧尸体就算安葬。他们的国王戴着天冠,身披缨络,每次处理政事的时候,子弟侍臣都不能近前。
从孙权开始,不再向中国进贡。到晋武帝太康年间,又重新开始朝贡。咸康二年,范逸死了,其奴仆文篡位。
文,是日南西卷县夷人统帅范椎的家奴。一次在山涧中放牛,捉到了两条鲤鱼,两条鲤鱼却变成了两块铁,他用这铁铸成了两把刀。刀铸成时,便对着大石嶂诵念咒语说:“鲤鱼变化,冶成双刀,假若能砍破石嶂,便是有神灵。”上前挥刀一击,石嶂便瓦解。文知道是神刀,便藏在怀中。随着商人队伍往来各国,见识了文明国家的文化礼制,到了林邑国后,就教范逸建造宫殿和城池,制造器皿工具等。范逸很宠爱相信他,让他作为大将。文便诋毁范逸的儿子们,使他们有的被放逐,有的被迫出奔。
等到范逸死时,没有人继承王位,文便自立为王。又把范逸的妻妾幽闭在高楼上,愿意跟从自己的就纳作妾,不愿跟从的就断绝她们的饮食。从此,便开始向大岐界、小岐界、式仆、徐狼、屈都、乾鲁、扶单等国进攻,吞并了这些国家,拥有国民四、五万人。又派使者向东晋通表纳贡,他们的国书全是用胡文写成。到永和三年,文率领大军攻陷日南,杀害太守夏侯鉴,杀死五、六千人,其余的人逃出九真,文用夏侯鉴的尸体祭天,再铲平西卷县城,随之便占据了日南。告知交州刺史朱蕃,请求以日南北边的横山为界。
起初,境外诸国商人带着宝物从海路来中国进行贸易。交州刺史、日南太守大多贪利,而且侵侮外国商人,使商人折本十分之二三。到了刺史姜壮的时候,派韩戢作日南太守,韩戢每次估价剥夺客人的大半利益,而且还造船调炮,扬言征伐诸国,因此,引起各国不满。况且林邑国田地少,于是便贪图日南的土地,韩戢死后,他的继任谢擢,侵吞刻薄商人,同前任一样。等到夏侯鉴来到此郡,又沉缅于饮酒,政策教化愈发混乱,所以遭到灭亡的命运。
不久,文撤军回到林邑。这一年,朱蕃派都督刘雄在日南镇守,又被文攻陷。永和四年,文又袭击九真,杀害官吏百姓十分之八九。次年,征西督护滕..率领交州、广州兵马在卢容讨伐文,又被文打败,退驻九真。这年,文死了,他的儿子佛继承王位。
升平末年,广州刺史滕含率兵讨伐他们,佛害怕了,请求投降,滕含与他订立了盟约之后撤军。到了晋孝武帝宁康年间,又派使者前来朝贡。到义熙年间,每年又来进犯日南、九真、九德等各郡,杀伤军民很多,交州随之虚弱,而林邑国本身也因此疲惫困乏。
佛死后,儿子胡达继位,上疏进贡出金铸的盘碗和金钲等物。

杜慧度,交阝止朱..人。祖籍京兆。他曾祖父杜元,当宁浦太守,于是迁居交阝止。他父亲杜瑗字道言。在州府做官做到日南、九德、交阝止太守。当初九真太守李逊父子勇敢健壮有权力,威风盖过交州。李逊听说刺史滕遁之要到,便分派他的两个儿子截断水陆要路。杜瑗收集人马杀掉李逊,交州得以安宁。被任命为龙骧将军。滕遁之在交州十余年,和林邑国之间多次互相攻击。滕遁之将回到北方,林邑王范胡达攻克日南、九德、九真三郡,于是围攻州城,当时滕遁之已走远了。杜瑗和他的第三个儿子杜玄之竭尽全力防守、设谋划策,经多次交战,大败敌人,接着又追讨到九真、日南,连战皆捷,所以范胡达逃回林邑。朝廷于是用杜瑗为龙骧将军、交州刺史。他的部属进号为冠军将军,卢循反叛占据广州,派使者交结他,杜瑗将来人斩首。义熙六年,杜瑗八十四岁去世,追认为右将军,其他官职照旧。
杜慧度,是杜瑗的第五个儿子,开始当州的主簿,流民督护,接着升官九真太守。杜瑗去世,府州官吏们认为交州与外国相邻,应天天都有刺史,共同推举杜慧度代管交州府中事务,杜慧度坚决辞让不接受。七年朝廷命他当使持节,督交州诸军事,广武将军、交州刺史。诏书还未抵达,当年春天,卢循袭占合浦郡,直接向交州进发。慧度于是率领文武将士六千多人在石石奇抗拒卢循的军队。经过交战,活捉卢循长史孙建之,卢循虽然失败,其残余还有三千多人,而且都是久经战斗的老兵。李逊的儿子李弈、李脱等人逃到石石奇盘踞在狸獠中间,各有自己的部众。卢循了解到李弈等人和杜氏有世仇,便派人召引他。李弈等人带着各个狸族头人和部众五六千人,接受卢循指挥。六月庚子,卢循早晨便抵达南津,叫三军攻进城后才吃饭。杜慧度把宗族的私有财产拿出来作为赏赐部众的物质。慧度的弟弟交阝止杜慧期,九真太守杜章明都统率水步兵,杜慧度亲自攀上高船,与卢循的部队交战。在火箭的尾巴上点火射向敌人,步兵则在两岸猛烈射击敌人,卢循的舰船都燃烧起来,卢军倾刻之间大败而逃,卢循被箭射中掉入水中淹死。杜军将卢循和他的父亲卢嘏,以及卢的二个儿子,卢的亲属录事参军阮静,中兵参军罗农夫、李脱等人斩首。他们的脑袋被送到京城。杜慧度被封龙编县侯,享受一千户租税待遇。
高祖刘裕登位做皇帝,杜慧度进号辅国将军。当年,杜慧度率领文武将士一万多人南征林邑国,杀死了林邑国的大半士兵,而宋军前前后后被林邑国掠走的人财却都归还了。林邑国王请求投降,并且输送牲口、大象、金银、古贝等,于是饶了林邑国,杜慧度派长史江悠上表贡献胜利成果。
杜慧度穿布衣,吃素菜,俭约朴素,会弹琴,很喜欢读《老子》、《庄子》。在州内严禁多余的庙宇,广修学校,荒年之际人民没饭吃,便用个人的俸禄赈济人民。在管理上很严密,好像治家一样,因此他的恩惠威望人人感知,奸人盗贼也停息,以至城门夜晚不用关闭,人们不捡路人的东西。少帝景平元年去世,享年五十,死后被追赠为左将军。
朝廷用杜慧度的长子员外散骑侍郎杜弘文当振威将军、刺史。当初高祖北征关中、洛阳一带,杜慧度任命弘文为鹰扬将军、流民督护,给他配兵三千,到北方作为大军的后援。杜弘文走到广州时,关洛地区已被平定。州府又署杜弘文代理九真太守。到了继承他父亲当刺史,也因为宽厚温和得百姓欢心,继承他父亲爵位龙编侯。太祖元嘉四年朝廷用廷尉王徽当交州刺史,杜弘文响应朝廷的征调,恰遇得了重病,要人牵扶才得上路,亲戚旧属看到他病情严重,劝他上表病好后再说。杜弘文说:“我家世世代代蒙受朝廷大恩,三代执掌交州,常常想在朝廷卖命,以报答皇上的大恩,况且我亲自被征调,而能安然不动吗?如果中途坎坷不顺,这也是命中注定的。”杜弘文的母亲年岁很老,看到杜弘文带病上路,不忍心与儿子分别,和儿子一起上路到了广州,杜弘文便逝世了。临死前,派他的弟弟杜弘猷到京城上贡,朝廷对他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

杜瑗,字道言,东晋末年封疆大臣。祖籍京兆,其祖父杜元仕晋任浦宁太守(治所在今广西横县南)时,将家迁于交趾郡朱鸢县(在今越南共和国河内市东南)。327年,杜瑗出生在交趾。他仕晋曾先后担任过日南郡(故治在今越南广平省宋河下游、高牢下村)、九德郡和交趾郡(故治在今越南河内东北)的太守。
交趾郡有一豪强李逊,时任九真郡太守,凭藉权力和儿子有武力称霸一方。朝廷派新任交州刺史滕遯之去交州上任,李逊派两个儿子率领地方武装,扼断水陆交通,阻止刺史上任。杜瑗率部攻杀了李逊,收编其部众,为民除去一害。使交州境内安定,迎接新任刺史上任,保证了东晋朝廷对边疆的统治权力,除龙骧将军。
刺史滕遯之在任十多年,林邑国多次出兵攻交州,双方战争不断。当滕遯之离任北返时,林邑王范胡达乘机率部攻占了日南、九德、九真三郡,围攻交州城。杜瑗与其子杜玄之率部奋力坚守,终于打败了林邑军队,并收复了日南、九真郡,迫使范胡达退回林邑境。东晋朝廷授杜瑗为交州刺史。安帝司马德宗在位,他晋为冠军将军。义熙六年卒于任,时年84岁。追赠右将军。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