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修之|东晋辅国将军,北魏将领毛修之

毛修之字敬文,荥阳阳武人。他的祖父毛虎生,伯父毛璩,都是益州刺史。父亲毛瑾,官至梁、秦二州刺史。
毛修之心怀大志,读了不少史书。荆州刺史殷仲堪用他当宁远参军。桓玄攻下荆州,毛修之便当了桓玄的官佐,历任后军参军、太尉参军、相国参军。毛修之颇通音乐,又能骑马和射箭,桓玄待他很好。到桓玄篡位时,让毛修之当屯骑校尉。毛修之随同桓玄逃到西方,桓玄在峥嵘洲溃败,再回到江陵,人心离散,商议准备西逃到汉川。毛修之引诱桓玄到四川,以至冯迁在枚回洲将桓玄斩首。这是毛修之的功劳。
晋安帝在江陵恢复帝位,任毛修之为骁骑将军。毛修之东下到京师,高祖用他为镇军谘议参军,又加号宁朔将军。一月之间,迁任右卫将军。毛修之一方面有斩桓玄的计谋之功,另一方面是祖父和伯父都曾任益州刺史,高祖想引用他作为外助,所以连连加给他官职。到毛修之的父亲毛瑾被谯纵杀了,高祖表奏毛修之当龙骧将军,配给他部队,叫他奔赴四川赴援。又派益州刺史司马荣期和文处茂、时延祖等西向讨伐。毛修之到宕渠,司马荣期被参军杨承祖杀了,杨承祖自称镇军将军、巴州刺史。毛修之退回白帝,杨承祖从下方进攻白帝,不能攻下。毛修之派参军严纲等收集兵力,汉嘉太守冯迁率兵来会合,讨击杨承祖并杀了他。当时文处茂还在巴郡,毛修之叫振武将军张季仁带五百兵士增援文处茂等人。荆州刺史刘道规又派奋武将军原导之带一千人,接受毛修之指挥。毛修之派原导之和张季仁一同前进。
当时益州刺史鲍陋不肯前往讨伐,毛修之回京上表说:“我听说活着的人所以看重生命,是因为还有生路,我的情况是生路已没有了,之所以还没有到黄泉之下,苟且于朝夕之间,是因为有日月在照耀,天下万物都蒙恩泽,或者说我希望借助皇上的威风,消灭仇敌。从我带兵向西,尝到了很多艰难,使刀斧不能施展它的力量,狡猾的敌人得以继续存在。确实是由于经过的路途非常崎岖,也是因为被其他人掣肘。我对着自己的影子不断地哭泣,西望蜀汉。益州刺史鲍陋开始在四月二十九日抵巴东,屯驻白帝,等待朝廷的命令。可以乘隙进攻的机会很容易放弃,奋勇冲击的时期往往错过。我虽然想在敌境以身殉国,但没有援救的部队,所以连忙到京投诉,向皇上乞求援助。当年宋国人害死申丹,楚庄王愤怒得几乎掉了鞋子,况且我家先人为国捐躯,使我家留下不多的人,栉冠风霜,是人们都非常痛悼的。伍员不损害君臣大义,而申包胥不忘国仇,等待机会乘机奋进。今日,臣下我才德赶不上古人,也未尝获得过独立进军的指挥权力,所以仰望皇上回想到我,想到西方将士捐躯而洒一掬同情之泪。于公于私我都怀有深仇大恨,上蒙圣上大恩,怎么能享受官职爵位和一般人并列。求情又不容许,希望得到实在的兵权又没有援助部队,只因为正凭借皇上神威,最终必须打败敌人,我请求解除我的金紫光禄大夫这种光荣的宠遇,赐给我鹰扬将军、折冲将军这样的名号,我这个人对于国家,按道理是不会白白地申请的。从我上路以来,情性慌张,疾病交加,常担心性命不保,总希望身先士卒,攻入敌人的堡垒,亲手杀掉仇人,消灭叛乱首领,然后去死,好比回到家一样,我全家的灵魂,怎么能不在玄宫谢恩先帝呢?”
高祖很同情他的境况,于是叫冠军将军刘敬宣带文处茂、时延祖等部队攻打蜀国。大军驻屯黄虎,无功而退。谯纵因此送回毛修之的父亲、伯父和表兄们的尸首,其余亲戚也得以返回故乡。
卢循进逼京城,毛修之丧服还未解除,便被起用为辅国将军,不久加官宣城内史,戍守姑孰。卢循的将领阮赐来进攻,毛修之打败了他。卢循南逃,刘毅回到姑孰,毛修之任刘毅的后军司马,因为长期把部下当家仆使用,被免除将军、内史官。刘毅西镇江陵,以毛修之为卫军司马、辅国将军、南郡太守。毛修之虽然当刘毅的将官,但却深深地结交刘裕。高祖讨伐刘毅,先派王镇恶袭击江陵,毛修之和谘议参军任集之合力抵抗,高祖原谅了他。
当时派朱龄石进军四川,毛修之坚决请求让自己参与,高祖担心毛修之到蜀地,必然多杀蜀人,当地人既然和毛氏有仇,必然死守难攻,所以不许他参与。毛修之回到京城,被用为黄门侍郎,再当右卫将军。
毛修之不相信鬼神,每到一个地方,必然焚毁庙寺。当时蒋山庙中有好牛好马,毛修之都强夺到手。高祖讨伐司马休之,用他当谘议参军、冠军将军,兼任南郡相。
高祖将讨伐羌人,先派毛修之开辟芍陂,垦田几千顷。到彭城后,又叫毛修之建立府中房屋,接着转任毛修之为相国右司马,将军照旧。当时洛阳已打下,毛修之以冠军将军职兼河南、河内二郡太守,代理司州刺史,戍守洛阳,修城治堡。高祖到洛阳检查了一通,对毛修之大为奖赏,赐给他很多衣服和各种珍贵物品,当时值二千万。这之前,刘敬宣的女儿出嫁,高祖赏钱三百万,杂绸千匹,当时人们认为是极深厚的赏赐。王镇恶死后,毛修之代他为安西司马,将军还照旧。恰遇桂阳公刘仪真已从长安起身出发,被赫连勃勃所拦击,宋军溃败。毛修之和刘义真相互离散。即将脱离险境,刚登上一山岗,其中有一个曾被毛修之惩罚的,用画戟向毛修之扔去,划破了毛修之的额角,毛修之落到岗下,被赫连氏活捉。赫连勃勃死后,他儿子赫连昌被魏人拓跋焘俘虏。毛修之也落入魏人之手。

图片 1南北朝人物

南北朝人物

毛修之简述

本名:毛修之

毛修之,字敬文,荥阳阳武人也。毛穆之孙,梁州刺史毛瑾子,世仕晋。用计诱使桓玄在平叛战争中立下重要功勋。益州刺史司马荣期伐蜀,在巴郡被部下杨承祖杀害,毛修之作为配合部队刚到宕渠被迫退回,与司马荣期前锋到达江阳的汉嘉太守冯迁一起平定自立为巴州刺史的杨承祖,毛修之两次请求继续进兵伐蜀被阻止,理由是说他与蜀人有仇,怕他报复蜀人。实际是刘裕要让刘敬宣、朱龄石前往。毛修之是刘毅亲信,任司马,刘裕攻打刘毅时抵抗保护刘毅,战后因为他与刘裕有交往被赦免,也因为他是忠臣儿子,与司马氏关系密切。刘裕之平关中,留子义真镇长安,修之在退兵时为司马。及义真败,修之没统万。晋亡后在北方与司马楚之等司马氏归北魏,是北魏中晋氏集团重要成员。使领吴兵,以功拜吴兵将军。修之能为南人饮食,手自煎调,多所适意。太武亲待之,累迁尚书,赐爵南郡公,常在太官主进御膳。从讨和龙,时诸军攻城,行宫人少,宋故将朱修之为云中将军,欲率吴兵为逆。因入和龙,冀浮海南归。以告修之,不听,乃止。是日无修之,大变几作。朱修之遂奔冯弘。修之又以军功,迁特进、抚军大将军,位次崔浩下。

字号:敬文

浩以其中国旧门,虽不博洽,犹涉猎书传,与共论说之。次及陈寿《三国志》,云“有古良史风,其所着述,文义典正,班史以来无及寿者”。修之曰:“昔在蜀中,闻长老言,寿曾为诸葛亮门下书佐,得挞百下,故其论武侯云:应变非其所长。”浩乃与论曰:“承祚之评亮,乃有故义过美之誉,非挟恨之言。夫亮之相备,英雄奋发之时,君臣相得,鱼水为喻。而不能与曹氏争天下,委弃荆州,退入巴蜀,守穷崎岖之地,僭号边夷之间,此策之下者。可以赵佗为偶,而以管、萧之亚匹,不亦过乎!且亮既据蜀,弗量势力,严威切法,控勒蜀人,欲以边夷之众,抗衡上国。出兵陇右,再攻祁山,一攻陈仓,疏迟失会,摧衄而反。后入秦川,更求野战。魏人知其意,以不战屈之。智穷势尽,发病而死。由是言之,岂合古之善将,见可知难乎?”修之谓浩言为然。后卒于外都大官,谥恭公。

所处时代:东晋

毛修之生平

出生地:荥阳阳武

历仕晋楚

毛修之简述

毛修之有大志,多读史籍,又得殷仲堪请为参军。隆安三年,江州刺史桓玄出兵袭击荆州,逼殷仲堪自杀,自兼荆州。毛修之改任桓玄参军,又因其通晓音律,又能骑射,故也得桓玄赏识。桓玄篡位后又以毛修之任屯骑校尉。元兴三年刘裕起兵讨伐桓玄,桓玄兵败逃出建康,毛修之亦随之西逃。桓玄及后在峥嵘洲再败于刘毅,撤返江陵后不愿再战,意图逃奔梁州。当时毛修之却力诱桓玄入蜀,并在另一边联络当时正送宁州刺史毛璠丧的毛祐之及费恬,终令桓玄于枚回洲与送丧船队相遇,终斩杀桓玄。同年,晋安帝复位,毛修之任骁骑将军。不久毛修之至建康,刘裕以其为自己的咨议参军,加宁朔将军;不久再迁右卫将军。当时刘裕因毛修之有杀死桓玄的功劳,其父亲和伯父益州刺史毛璩又在蜀地,故此屡获升迁,以图为外援。

毛修之,字敬文,荥阳阳武人也。毛穆之孙,梁州刺史毛瑾子,世仕晋。用计诱使桓玄在平叛战争中立下重要功勋。益州刺史司马荣期伐蜀,在巴郡被部下杨承祖杀害,毛修之作为配合部队刚到宕渠被迫退回,与司马荣期前锋到达江阳的汉嘉太守冯迁一起平定自立为巴州刺史的杨承祖,毛修之两次请求继续进兵伐蜀被阻止,理由是说他与蜀人有仇,怕他报复蜀人。实际是刘裕要让刘敬宣、朱龄石前往。毛修之是刘毅亲信,任司马,刘裕攻打刘毅时抵抗保护刘毅,战后因为他与刘裕有交往被赦免,也因为他是忠臣儿子,与司马氏关系密切。刘裕之平关中,留子义真镇长安,修之在退兵时为司马。及义真败,修之没统万。晋亡后在北方与司马楚之等司马氏归北魏,是北魏中晋氏集团重要成员。使领吴兵,以功拜吴兵将军。修之能为南人饮食,手自煎调,多所适意。太武亲待之,累迁尚书,赐爵南郡公,常在太官主进御膳。从讨和龙,时诸军攻城,行宫人少,宋故将朱修之为云中将军,欲率吴兵为逆。因入和龙,冀浮海南归。以告修之,不听,乃止。是日无修之,大变几作。朱修之遂奔冯弘。修之又以军功,迁特进、抚军大将军,位次崔浩下。

欲报父仇

浩以其中国旧门,虽不博洽,犹涉猎书传,与共论说之。次及陈寿《三国志》,云“有古良史风,其所著述,文义典正,班史以来无及寿者”。修之曰:“昔在蜀中,闻长老言,寿曾为诸葛亮门下书佐,得挞百下,故其论武侯云:应变非其所长。”浩乃与论曰:“承祚之评亮,乃有故义过美之誉,非挟恨之言。夫亮之相备,英雄奋发之时,君臣相得,鱼水为喻。而不能与曹氏争天下,委弃荆州,退入巴蜀,守穷崎岖之地,僭号边夷之间,此策之下者。可以赵佗为偶,而以管、萧之亚匹,不亦过乎!且亮既据蜀,弗量势力,严威切法,控勒蜀人,欲以边夷之众,抗衡上国。出兵陇右,再攻祁山,一攻陈仓,疏迟失会,摧衄而反。后入秦川,更求野战。魏人知其意,以不战屈之。智穷势尽,发病而死。由是言之,岂合古之善将,见可知难乎?”修之谓浩言为然。后卒于外都大官,谥恭公。

义熙元年,毛璩派往荆州讨伐桓振的军队叛变,并推谯纵为主。接着叛军进攻涪城,杀害毛修之父毛瑾,后又攻陷成都,杀害毛璩等人,建立西蜀。刘裕于次年表毛修之为龙骧将军,并配得军队入蜀,命其与益州刺史司马荣期等人一同进攻。可是司马荣期因参军杨承祖叛变而被杀,毛修之只能退守白帝,毛修之与汉嘉太守冯迁联兵进攻杨承祖,并将其击杀。其时原本与司马荣期讨伐谯纵叛军的文处茂等军尚在巴郡,毛修之于是派了振武将军张季仁领五百兵联吉他们;荆州刺史刘道规也派了奋武将军原导之率一千兵入蜀,让毛修之指挥。可是当时益州刺史鲍陋拒绝前进,毛修之于是上表朝廷陈情,终得刘裕派刘敬宣入蜀统文处茂等进攻西蜀。可是,刘敬宣所率主力却在黄虎为谯道福所阻,无法前进,最终逼于粮尽和疫病而撤军,无功而返。不过战后谯纵就交出毛璩、毛璠等人的尸体让毛修之举丧,其他毛氏家眷都得放回东晋。至义熙八年十二月时朱龄石受命进攻西蜀时,毛修之亦曾坚持领兵出战,不过刘裕担忧毛修之会因家仇而大肆杀戮;谯氏知与毛氏有仇隙亦会死战到底,因而拒绝。

毛修之生平

深结刘裕

(历史 历仕晋楚

义熙六年,卢循率大军进攻建康,其时尚在为父服丧的毛修之受任命为辅国将军,加宣城内史,驻守姑孰。卢循派将阮赐进攻,被毛修之打败。同年刘裕在灭南燕后回防建康,逼得卢循退兵江州,毛修之就迁任后将军刘毅的司马。刘毅于义熙八年迁卫将军、荆州刺史,毛修之亦以卫军司马、辅国将军、南郡太守身份随至荆州。同年刘裕讨伐刘毅,领军作前锋的王镇恶成功进入江陵,并在城中与刘毅决战,时毛修之尽力抵抗王镇恶,但终失败,刘毅出逃后不久自杀。因毛修之与刘裕早已成了深交,故此虽然协助刘毅抵抗亦没被问罪。毛修之随后返回建康,当过黄门侍郎,后再任右卫将军。义熙十一年,刘裕讨伐司马休之,毛修之又任刘裕咨议参军,进冠军将军,领南郡相。

毛修之有大志,多读史籍,又得殷仲堪请为参军。隆安三年,江州刺史桓玄出兵袭击荆州,逼殷仲堪自杀,自兼荆州。毛修之改任桓玄参军,又因其通晓音律,又能骑射,故也得桓玄赏识。桓玄篡位后又以毛修之任屯骑校尉。元兴三年刘裕起兵讨伐桓玄,桓玄兵败逃出建康,毛修之亦随之西逃。桓玄及后在峥嵘洲再败于刘毅,撤返江陵(今湖北荆州市荆州区)后不愿再战,意图逃奔梁州。当时毛修之却力诱桓玄入蜀,并在另一边联络当时正送宁州刺史毛璠丧的毛祐之及费恬,终令桓玄于枚回洲与送丧船队相遇,终斩杀桓玄。同年,晋安帝复位,毛修之任骁骑将军。不久毛修之至建康,刘裕以其为自己的咨议参军,加宁朔将军;不久再迁右卫将军。当时刘裕因毛修之有杀死桓玄的功劳,其父亲和伯父益州刺史毛璩又在蜀地,故此屡获升迁,以图为外援。

后刘裕意图北伐后秦,并先派毛修之修治芍阪,开数千顷田。义熙十三年,刘裕率北伐军进至彭城,毛修之在当地营立府舍,转相国右司马;刘裕更因毛修之的建设而赏赐了他时值二千万钱的物品。同年刘裕灭后秦,以本官受河南、河内二郡太守,行司州事,戍守洛阳,并修治洛阳城垒。

欲报父仇

夏军俘虏

义熙元年,毛璩派往荆州讨伐桓振的军队叛变,并推谯纵为主。接着叛军进攻涪城,杀害毛修之父毛瑾,后又攻陷成都,杀害毛璩等人,建立西蜀。刘裕于次年表毛修之为龙骧将军,并配得军队入蜀,命其与益州刺史司马荣期等人一同进攻。可是司马荣期因参军杨承祖叛变而被杀,毛修之只能退守白帝。义熙三年,毛修之与汉嘉太守冯迁联兵进攻杨承祖,并将其击杀。其时原本与司马荣期讨伐谯纵叛军的文处茂等军尚在巴郡,毛修之于是派了振武将军张季仁领五百兵联吉他们;荆州刺史刘道规也派了奋武将军原导之率一千兵入蜀,让毛修之指挥。可是当时益州刺史鲍陋拒绝前进,毛修之于是上表朝廷陈情,终得刘裕派刘敬宣入蜀统文处茂等进攻西蜀。可是,刘敬宣所率主力却在黄虎为谯道福所阻,无法前进,最终逼于粮尽和疫病而撤军,无功而返。不过战后谯纵就交出毛璩、毛璠等人的尸体让毛修之举丧,其他毛氏家眷都得放回东晋。至义熙八年十二月时朱龄石受命进攻西蜀时,毛修之亦曾坚持领兵出战,不过刘裕担忧毛修之会因家仇而大肆杀戮;谯氏知与毛氏有仇隙亦会死战到底,因而拒绝。

刘裕灭后秦后班师,留了次子刘义真为安西将军,镇守关中。次年安西司马王镇恶被沈田子杀害,毛修之于是代任其职。不过,其时关中已遭夏国军队攻击,待朱龄石到后,刘义真就已出发东归。夏国将领赫连璝率军追击,刘义真因不愿弃车轻逃而被赶上,晋军最终战败,殿后的傅弘之及蒯恩等都被俘,毛修之则与刘义真失散,逃到了一个山势高峻山坡。当时晋军有逃兵已先走上山坡之上,其中一些曾被毛脩之处罚过的人借机报复,以戟掷向他,令他跌下山陂,并被夏军所俘。

深结刘裕

入魏为臣

义熙六年,卢循率大军进攻建康,其时尚在为父服丧的毛修之受任命为辅国将军,加宣城内史,驻守姑孰。卢循派将阮赐进攻,被毛修之打败。同年刘裕在灭南燕后回防建康,逼得卢循退兵江州,毛修之就迁任后将军刘毅的司马。刘毅于义熙八年迁卫将军、荆州刺史,毛修之亦以卫军司马、辅国将军、南郡太守身份随至荆州。同年刘裕讨伐刘毅,领军作前锋的王镇恶成功进入江陵,并在城中与刘毅决战,时毛修之尽力抵抗王镇恶,但终失败,刘毅出逃后不久自杀。因毛修之与刘裕早已成了深交,故此虽然协助刘毅抵抗亦没被问罪。毛修之随后返回建康,当过黄门侍郎,后再任右卫将军。义熙十一年,刘裕讨伐司马休之,毛修之又任刘裕咨议参军,进冠军将军,领南郡相。

夏国承光四年,夏国皇帝赫连昌被北魏所俘,毛修之亦随之转归北魏。昔日毛修之在洛阳对寇道士恭敬,而北魏太武帝亦十分尊敬和信任道士,于是毛修之在道士的庇护下保住性命。太武帝让毛脩之统领吴兵,曾命他讨伐柔然可汗大檀,以战功获任命为吴兵将军,领步兵校尉。后又因随太武帝攻打平凉而获授散骑常侍、前将军、光禄大夫。毛修之曾为北魏一个尚书制作羊羹,尚书觉得这是世间美食,于是上呈太武帝。毛修之就因擅长烹调南方菜肴而得以亲近太武帝,受命为太官尚书,封南郡公,加冠军将军,并长留在太官主掌御膳进呈。

后刘裕意图北伐后秦,并先派毛修之修治芍阪,开数千顷田。义熙十三年,刘裕率北伐军进至彭城,毛修之在当地营立府舍,转相国右司马;刘裕更因毛修之的建设而赏赐了他时值二千万钱的物品。同年刘裕灭后秦,以本官受河南、河内二郡太守,行司州事,戍守洛阳,并修治洛阳城垒。

后毛脩之又随太武帝进攻北燕都城和龙,率别军攻破三堡,获赐奴婢、牛羊。云中镇将朱脩之原为南朝将领,因被俘而到北魏,此时就打算乘卫士都忙于攻城而率吴兵发动叛乱,以求借道北燕循海道南归。但当朱脩之将此事告知毛脩之,毛脩之竟不愿,朱脩之见不能成功,于是出奔北燕君主冯弘。而毛脩之就以此战功勋迁特进、抚军大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地位仅次于崔浩。

夏军俘虏

太延二年,毛修之任外部大官,至太平真君七年,毛修之逝世,享年七十二,获赐谥号

刘裕灭后秦后班师,留了次子刘义真为安西将军,镇守关中。次年安西司马王镇恶被沈田子杀害,毛修之于是代任其职。不过,其时关中已遭夏国军队攻击,待朱龄石到后,刘义真就已出发东归。夏国将领赫连璝率军追击,刘义真因不愿弃车轻逃而被赶上,晋军最终战败,殿后的傅弘之及蒯恩等都被俘,毛修之则与刘义真失散,逃到了一个山势高峻山坡。当时晋军有逃兵已先走上山坡之上,其中一些曾被毛脩之处罚过的人借机报复,以戟掷向他,令他跌下山陂,并被夏军所俘。

入魏为臣

夏国承光四年,夏国皇帝赫连昌被北魏所俘,毛修之亦随之转归北魏。昔日毛修之在洛阳对寇道士恭敬,而北魏太武帝亦十分尊敬和信任道士,于是毛修之在道士的庇护下保住性命。太武帝让毛脩之统领吴兵,曾命他讨伐柔然可汗大檀,以战功获任命为吴兵将军,领步兵校尉。后又因随太武帝攻打平凉而获授散骑常侍、前将军、光禄大夫。毛修之曾为北魏一个尚书制作羊羹,尚书觉得这是世间美食,于是上呈太武帝。毛修之就因擅长烹调南方菜肴而得以亲近太武帝,受命为太官尚书,封南郡公,加冠军将军,并长留在太官主掌御膳进呈。

后毛脩之又随太武帝进攻北燕都城和龙,率别军攻破三堡,获赐奴婢、牛羊。云中镇将朱脩之原为南朝将领,因被俘而到北魏,此时就打算乘卫士都忙于攻城而率吴兵发动叛乱,以求借道北燕循海道南归。但当朱脩之将此事告知毛脩之,毛脩之竟不愿,朱脩之见不能成功,于是出奔北燕君主冯弘。而毛脩之就以此战功勋迁特进、抚军大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地位仅次于崔浩。

太延二年,毛修之任外部大官,至太平真君七年,毛修之逝世,享年七十二,获赐谥号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