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涉

原涉,字巨先。 他的祖父在汉武帝时因才智出众从阳翟迁徙到茂陵。
原涉的父亲在汉哀帝时担任南阳太守。
天下殷富,大郡的郡守死在官位上的,征收赋税送葬的都在千万钱以上,郡守的妻子和孩子全部接受下来,以使家业稳定。
当时又逐渐实行守丧三年的规矩。
到原涉的父亲死后,原涉退还南阳郡为助丧事送来的钱财,在墓旁房屋守孝三年,从此扬名京城。
三年丧期完后,扶风请他担任议曹,士大夫纷纷仰慕他。
原涉又被大司徒史丹推举力能处理繁重难办的事务,于是担任谷口县令,当时年龄只有二十多岁。
谷口县听到他的名字,无为而治,百姓自化。
在此之前,原涉的叔父被茂陵地方的秦氏杀害,原涉在谷口住了半年左右,自我弹劾辞去官职,打算报仇。
谷口县的豪杰为他杀掉秦氏,逃亡在外一年后,适逢赦令出来。
郡国内各位英雄及长安、五陵各位有志气和节操的都归附他。
原涉于是全心全意与他们相处,人无论贤能不贤能填塞门廷,在他所住的里巷尽是外来宾客。
有的人责难他说“:你本来是郡守的后世子孙,从小自我修养,靠守教施财谦让出名,即使报仇雪恨,也还没失仁义,为什么就自我放任,成为浅薄游侠这类人呢?”原涉回答说“:你难道没看见平民之家的寡妇吗?从自我约束的时候开始,心里便仰慕宋伯姬及陈孝妇,不幸一下子被盗贼所玷污,于是开始纵欲放荡,明知这不合乎礼义,但自己已不能自拔。
我好像这一样呵!”原涉自以为过去退让南阳郡为助丧事送来的钱财,自己得到好名声,却让先人坟墓俭朴,不孝道。
于是就大建坟旁房舍,周阁重门。
起初,汉武帝时,京兆尹曹氏埋葬在茂陵,当地人称其道为京兆仟。
原涉羡慕他,于是买地开道,立木题名为南阳仟,人们不听从,称之为原氏仟。
其开支高于富人显贵,但自己衣服车马刚刚齐备,妻子和孩子在家很贫穷。
原涉专门致力于救济贫穷解救别人危难。
有人曾摆酒宴邀请原涉,原涉刚刚跨进乡里之门,有个门客说原涉所知道的一位女性长辈患病徙居在此乡里的中宅上。
原涉就前往问候,登门求见。
家里正在哭泣,原涉于是进去吊唁,询问丧事操办情况。
家里什么都没有,原涉说:“只修整扫除沐浴,等着我。”原涉到摆设酒宴的家里,对客人叹息说:“人家的亲人卧地无钱埋葬,我有什么心思享受这一顿酒食!希望撤除这些酒食。”客人争相询问丧家应当得到些什么东西,原涉于是侧席而坐,削简作为记账单,一一记下衣被棺木,小到饭含之物,分别付给各位宾客。
各位宾客跑去购买,到太阳西斜时都集合到一起。
原涉亲自察看完后,对设宴者说:“希望能接受赐予了。”一同吃完饭,只有原涉没吃饱,就装着棺材等物,跟随宾客到达死者家里,为其装殓入棺慰问宾客直到葬事完毕。
他救急待人到这种地步。
后来有个诋毁原涉的人说“原涉是富于权诈的野心家的首领”,死者的儿子立刻杀死了说这话的人。
原涉的宾客很多人都触犯刑法,罪过多次报告给皇上。 王莽多次拘禁想杀掉他们,但总是又将其赦免放出。
原涉害怕,请求担任卿府属吏,想用这种办法躲避他们。
文太后死时,原涉试任覆土教尉之官。 不久担住中郎,后被免官。
原涉想上坟祭祖,又不想碰上宾客,暗中单独与旧友约期碰面。
原涉单车驶往茂陵,傍晚,进到里宅,于是将自己藏匿起来不会见其他人。
原涉派仆人到市场上买肉,仆人借助原涉的名气与屠夫争吵,砍伤屠夫,逃跑了。
当时,试任茂陵县令的尹公刚刚上任,原涉没去拜见他,尹公听到屠夫被伤这件事后非常恼怒。
尹公知道原涉是知名的豪杰,想以此明示于众严肃民风,于是派遣两名属吏威逼原涉。
到中午,仆人没出来,两名属吏想杀死原涉离去。 原涉窘迫不知怎么办。
刚好与原涉相约上坟的人乘几十辆车到达。 他们都是豪杰之士,一起劝说尹公。
尹公不听,各位豪杰则说:“原巨先的仆人犯法捉拿不到,让他肉袒自缚,用箭穿耳,到廷门谢罪,对于帮您树立威信也满足了。”尹公答应了他们。
原涉按照他们说的去谢了罪,又让原涉和先前一样穿好衣服后回去。
起初,原涉与新丰地方的富人祁太伯是好朋友,祁太伯的同母弟王游公一向嫉妒原涉,他当时担任茂陵县属吏,劝尹公说“:您以试用县令的身份侮辱原涉到这种地步,一旦拜授实职的命令来到,您又单车回府成为府中官吏,原涉刺客如云,杀了人都不知所杀之人名字,可谓痛心。
原涉修砌坟旁房屋,奢侈程度超过了皇上的规定,罪恶非常明显,皇上也知道这件事。
现在为您考虑,不如毁坏原涉所建的坟旁房屋,列条上奏他以前的罪恶,您一定会得到拜授实职的命令。
像这样做,原涉也不敢怨恨您。”尹公按照他说的话做了,王莽果然因此给他拜授实职。
原涉由此仇恨王游公,挑选宾客,派长子原初抢了王游公的家。
王游公的母亲就是祁太伯的母亲,所有宾客见了她之后都下拜,相互转告“不要惊动祁夫人”。

图片 1

战国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在古代,所谓的大侠,几乎类似黑道大佬,杀人不眨眼,罔顾法律。不过,这些大侠又能锄强扶弱、仗义施财,可真是矛盾的群体。

下面便谈一谈王莽时期著名的大侠原涉,让大家进一步了解古代大侠的性质。

原涉,字巨先,祖上本是阳翟县的豪杰,后来被迫迁居到茂陵,茂陵便是汉武帝刘彻的陵寝。汉哀帝时,原涉的父亲担任南阳太守,父亲死的时候,很多大官给的送葬钱都是千万以上,原涉将这些钱都退回去,并且在父亲墓前结庐守孝三年,因此名闻京师。很多士大夫仰慕原涉的为人,纷纷前去拜访。

其后,原涉被举荐为谷口县令,年仅二十多岁。谷口人听闻原涉的名声,都自觉遵纪守法,境内大治。

之前,原涉的叔父被茂陵秦氏所杀,原涉做了半年的谷口县令后,便辞官还乡,打算为叔父报仇。谷口的豪杰为原涉杀掉秦氏,于是原涉逃亡一年多,后来赶上天下大赦,这才出来露面。

这时,天下郡国诸多豪杰以及长安一带的侠客都仰慕原涉,纷纷前去拜访。无论客人的品行是好是坏,原涉都倾心相待,于是宾客盈门,甚至街坊邻居的家里也挤满了客人。

有人为此讥讽原涉说:“你本是官宦世家,自小便有修养,因为父亲守孝、退还钱财而闻名于世,即使你为了给叔父报仇而杀人,也仍然是一个仁义的人,为何如此放纵自己,成为一个江湖游侠呢?”

原涉回应说:“你难道没见过寡妇吗?刚开始,寡妇自我约束,想成为一个守节的人,一旦被盗贼奸污,便开始淫荡起来。寡妇知道这样做不对,然而却不能回头了。我就如同这样的寡妇!”

原涉家无余财,妻子贫困,全靠富人资助。然而即便这样,原涉仍然以救济穷人,解人急难作为自己的事业。

曾经有人请原涉喝酒,原涉在赴宴途中,得知某位宾客因为母亲病重而避居在家。原涉当即前去拜访这位宾客,听到里面传来哭声,因此入门吊唁,询问丧事。这位宾客家中一无所有,无法操办母亲的丧事,原涉因此对他说:“你只需打扫房屋庭院,洁身沐浴就行了,其他事情等我为你办理。”

随后原涉来到请他喝酒的这户人家,对座中的客人叹息道:“别人的母亲死了,丧事无法料理,我哪有心情喝酒呢!希望撤去这些酒食。”

座上众人闻言,争着问原涉要怎么办。原涉于是将料理丧事所需的物品记在木片上,吩咐众人去准备。众人都跑到集市上购买物品,到了下午,料理丧事所需的物品都置办好了。原涉检查完物品后,对主人说:“现在可以喝酒了。”于是众人一同饮食,唯独原涉没有吃饱。

酒宴结束后,原涉率领众人载着棺材等物品,来到死者家,帮助料理丧事。原涉就是这样解人急难的。后来有人毁谤原涉是“奸雄”,那名死了母亲的宾客立即刺杀此人。

原涉的宾客大多犯法,他们的罪行多次传到朝堂之上。王莽多次想将他们下狱问斩,但又总是将他们赦免放出。原涉为此恐惧,想在朝中做官,以此回避宾客。其后原涉确实做了官,但不久又被罢职。

有一次,原涉不想会见宾客,秘密与故人相会。日暮时,原涉派家奴去集市上买肉,家奴仗着主人是原涉,与屠夫争吵,砍伤了屠夫,然后逃跑了。

当时,茂陵代理县令尹公新上任,而原涉没有来拜访,尹公很不满。尹公知道原涉是豪侠,想趁机整顿风纪,于是派两名县吏守在原涉家门口。原涉的家奴久久不出来,县吏便想杀掉原涉。原涉窘迫,不知所措。

这时,与原涉相约会面的故友来到,都是一方豪杰,一同劝说尹公。尹公不听,诸豪杰则说:“原涉的家奴犯法,不能归案,那么就让原涉脱去上衣,自缚双手,两耳插箭,去县衙谢罪,这足够显示出您的威风了。”尹公答应了,而原涉也如言谢罪。

当初,原涉与新丰县富人祁太伯为友,祁太伯的同母弟王游公向来嫉妒原涉,当时在茂陵担任县吏,于是劝尹公说:“您以代理县令的身份如此羞辱原涉,一旦正式的县令上任,你就要离开。原涉门下刺客如云,我真为你担心。原涉修的坟墓和房屋太奢侈,超越礼制,门下宾客大多犯法,朝廷都已经知道。不如毁掉原涉修的坟墓和房屋,上奏他往日的罪行,那么你就会成为真正的县令。如此,原涉也不敢怨恨你。”

尹公听从王游公的话,果然被王莽任命为正式的县令。原涉由此怨恨王游公,于是挑选宾客,派长子率领二十辆车马闯入王游公的家。王游公的母亲就是祁太伯母的母亲,客人见到她都要下拜,大家传话说“不要惊了祁夫人”,于是杀掉了王游公和他的生父。

原涉表面温和宽仁谦逊,而内心阴险好杀,睚眦必报,为此死者众多。

王莽末年,天下大乱,王氏子弟推荐原涉,于是王莽召见原涉,任命官职。原涉到任不久,郡县豪杰纷纷起兵攻打长安,以此响应更始帝,于是王莽败亡。诸豪杰向来听闻原涉的名声,争着来拜见他。那些王莽任命的太守使者凡是依附原涉,便能活命。

其后,更始帝和大臣申徒建和原涉相见,也非常器重他。当初茂陵县令尹公担任申徒建的主簿,原涉本来不怨他。原涉从申徒建的居所出来后,尹公故意挡住道路拜见原涉,说:“改朝换代了,希望你不要怨恨我!”原涉说:“尹君,为何一再欺辱我!”原涉因此愤怒,派宾客刺杀了尹公。

原涉打算逃跑,申徒建因为属下被杀,深以为耻,故意扬言说:“我正想和原涉一同镇守京城,岂能因为一名小吏而改变心意呢!”宾客传话给原涉,让原涉自首谢罪,申徒建也答应赦免原涉。宾客们乘坐着几十辆马车送原涉到监狱,申徒建派兵劫道,宾客们逃散,于是原涉被杀,枭首长安市。

参考资料:《汉书·游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