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为什么会向皇帝引荐本人的政敌做宰相?

吕公著出身东莱吕氏,自小好学,与欧阳修、王安石等人都是好友,尽管如此他并没有因交情而支持王安石变法,反而时常公开评论王安石的过失,为人正直不阿。
吕公著和王安石
吕公著年轻时与王安石交好,王安石待他如兄长,王安石能言善辩,没有人与之抗衡,唯独吕公著能以精辟的见识和简洁的言语制服他。王安石曾说:疵吝每不自胜,一到长者面前,即废然而反,这就是说使人打消自己的念头,这一点在吕公著那儿体现得最充分。又曾对人说:吕公著为相,吾辈可以谈论做官了。后来王安石得志,受到重用,以为吕公著必定会帮助自己,但吕公著却数次公开上言,陈述他的过失,因此二人交情不终。

吕祖谦是赵宋时期的著名理学家,他一生都在为南宋尽忠,时刻为天下大事忧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吕祖谦学识渊博,他所创立的金华学派影响深远,在理学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那么,他是如何走上这条路,创立这一切的呢?这一切,还得往前追溯,从他的家族谈起。

三国曹丕说: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不过这话也不完全对,诸君请看北宋的欧阳修就曾把三个和自己政见不同的人积极地向皇帝举荐希望朝廷重用他们,这三个人就是吕公著、司马光和王安石。

图片 1

嘉祐六年,欧阳修任参知政事,宋仁宗要他举荐三个可任宰相的人,他便推荐上述三个人。当年范仲淹搞“庆历新政”时,欧阳修等人支持范仲淹变法,被指为搞朋党。欧阳修因而作《朋党论》,承认君子也要有朋党,否则斗不过小人,触动了仁宗的敏感神经,宋初的家法之一就是严禁臣下结党营私,再加上反改革声浪极大,仁宗就收了变革的心愿,将范仲淹等人一律贬到地方。吕公著的父亲吕夷简再度为相,也曾打击过欧阳修。欧阳修早年对吕夷简的作法并不赞成,甚至多有讥讽之意。不过谈到吕公著却很有好感,当时欧阳修是颍州的知州,很器重比他小11岁的吕公著,结为讲学之友。欧阳修推荐王安石、吕公著两人为谏官,称公著是夷简之子,“器识深远,沉静寡言,富贵不染其心,利害不移其守”。又说吕公著“心乐闲退,淡于世事,然所谓夫人不言、言必有中者也”。欧阳修出使契丹,契丹主问及中国有学行之士,欧阳修第一个提到的是吕公著。

呂祖谦出生于一个十分显赫的家族。早在后唐时期,吕家就已经声名赫赫,吕梦奇曾担任过许多重要的职位,可以说是当时朝廷的中流砥柱。虽然之后后唐覆灭,但吕家却一直长盛不衰。到了宋朝,吕梦奇的两个儿子又在朝廷中担任了很重要的官职。在这之后,吕氏家族就更加发达了。吕氏家族中有不少人都有着很高的官职,吕祖谦的八世伯祖三次担任宰相,他为人刚正不阿两袖清风,又爱民如子,是北宋著名的贤相之一。吕祖谦的七世祖也担任过宰相,同样是宋朝的一位名相。而吕祖谦的曾祖吕好问,因为贤能而被高宗赏识,担任重要官职。即使后来遭受弹劾而自惭辞职,宋高宗也并没有亏待过吕家。一直到吕祖谦这一代,吕家仍然是长盛不衰,声名显赫,由此可见赵宋政权对吕氏家族一直厚待施恩,也正因为如此,吕祖谦才能心甘情愿用尽一生,对赵宋政权尽职尽忠。

说到和司马光的矛盾,当时也是显而易见的。仁宗皇帝没有子嗣,将太宗曾孙、濮安懿王赵允让之子赵宗实过继为子,赐名曙,这就是英宗。对于英宗该如何称呼自己的亲生父亲,大家议见不统一,宰相韩琦、副宰相欧阳修认为应该称父亲,而司马光认为应该按儒家的宗法制度称伯父,这就是有名的“濮议”。

与别的豪门巨族相比,吕氏家族并不是一味的重视权力金钱,与之相反,他们非常重视子孙的学识,重视读书。吕氏家族中不少成员都学识渊博,才高八斗。在吕公著这一代中,被选登进《宋元学案》中的人有十七个。而吕公著本人在北宋文学史上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且这一个统计,并不是十分完整的。因为在当时,以吕公著的学术造诣,完全也可以被列入这个学案之中,但他并未被选入。即使如此,一个家族一门之中能有这么多人被选入这个学案,可见这个家族文化底蕴之深厚。

在这个问题上,司马光和欧阳修之间有过激烈的交锋,可是欧阳修照样推荐司马光,治平四年(1067),英宗崩,神宗继位,欧阳修又向新皇帝力荐司马光,盛称他“德性淳正,学术通明……臣忝在政府,详知其事,不敢不奏。”此便是昔贤之用心,以公平心待人。

图片 2

不仅对吕夷简、司马光是这样,对王安石也是如此。王安石字介甫,号半山,抚州临川人。他从小喜好读书,天赋极高,记忆力超强,有过目不忘之才。写文章不加思索,动笔如飞,见过他文章的人,莫不交口称赞,服其精妙。王安石博览群书,勤于思考,年方弱冠即以天下为已任,立志做一番大事业。他的朋友曾巩将王安石的文章拿去推荐给文坛领袖欧阳修,欧阳修读后大为赞叹,四处宣扬王安石才华出众。王安石早从曾巩那里听过欧阳修对他的好评,但直到嘉佑初年才登门拜访。

与普通的家学不同,吕氏家学有他自己十分独特的风格。这其中最明显的特征,最明显的风格,就是“杂博”。在吕公著之前的吕氏家族,虽然是书香门第,但对于学术界的影响并不能算是非常大的。而在吕公著之后,吕氏家学的特征逐渐形成,逐渐引起了当时学术界的重视。在吕公著入朝为官之前。他一直在从事讲学活动。他还常常同著名的高僧讨论佛学精义,后来有人想通过吕公著入朝为官,都要事先学习几句禅语,来引起吕公著的注意与青睐。

欧阳修对他的姗姗来迟并不介意,“倒屣相迎”,延之于广座之中。后又有《赠王介甫》诗:“翰林风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老去自怜心尚在,后来谁与子争先……”

吕公著为人喜欢简静,但在他主持国子监的这段时间中,他与士大夫有着相当广泛的接触,和很多学派的代表人物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这个可以说是他在学术界名声大起的一个重要原因。王安石就是与吕公著交好的其中一位士人,吕公著对王安石的学术十分赞赏,对王安石的学说大力推崇,而且还让自己的长子吕希哲拜王安石为老师。即使后来因为双方的政见不合渐渐疏远,但私下里仍有交往。吕公著还和邵雍十分交好,邵雍经常到吕公著的府邸做客,交谈辩论。吕公著还曾出资为邵雍在洛阳造了一座院宅。而程颐程颢两个兄弟则在理学上有着很深的造诣,相比之下吕公著与他们的交情就更深了。吕公著十分赏识程颢的学问,同时也认为程颐是具有良好的品行,能够为国为民,所以后来吕公著对程颐非常地看重。而吕公著之所以能和这么多各种各样学派的顶尖人物和平相处,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就是吕公著的学识宽厚,杂博包容。这也最终成为了吕氏家学风格形成的一个导向,并对吕祖谦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这位翰林学士,以一代文宗之尊,竟对当时一名默默无闻的后生晚辈以李白、韩愈期许,实在难能可贵。有了文坛领袖的推崇,王安石很快便名满天下。不仅如此,欧阳修还在朝廷力荐当今可为宰相者三人,王安石便为其中一位。王安石任相时,欧阳修撰文表示祝贺。后来王安石执意变法,欧阳修虽然是反对者之一,但二人终生诗文赠答,书信往来,维持着深厚的个人友谊。欧阳修死后,在众多的祭奠文章中,感情最深、写得最好的,还算王安石的《祭欧阳文忠公文》。

图片 3

可见天下事,只要不存私心,掌握权力的,一旦把公事放在第一位,想到的不是车子、票子、婊子,做的自然是公允之事,如果趁机收受别人的钱财,看重别人后面的权势,而不是德能勤绩,自然肯定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比起古人,我们做得更好,只要肯用心。

吕祖谦从小就对他叔父,世祖的学说娴熟于心,潜移默化,受到的影响非常深。吕祖谦并不是只拜一人为师,他的一生中拜了许多人为师,因此他的学说具有非常浓烈的调和色彩。为此朱熹曾经指责吕祖谦学的太杂了,吕子轩却觉得这是朱熹的偏见,并且努力向博杂处用功。后来事实表明,吕子谦的学识,思想的博杂,就远远超过了他的先人。

图片 4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吕祖谦一生鞠躬尽瘁,努力为朝廷效忠,同时能够拥有渊博的学识,成为著名的思想家。这一切都与他本身家庭情况有关,吕氏家族的繁荣是吕祖谦一心为朝廷尽忠主要原因,而家学的影响又让吕祖谦走上了醉心理学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