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犯上作乱试图刺杀刘邦 刘邦为何不杀他

汉八年(前199),刘邦从东垣回洛阳,路过赵地柏人县,想要在那里留宿。说来也怪,刘邦刚到柏人县馆驿,突然觉得心悸,隐隐不安,于是问道:“这个县叫什么?”身边的人回答说,叫柏人。“柏人,柏人就是被别人迫害啊!”刘邦因此没有留宿,离开了。

刘邦没有在柏人县馆舍留宿,结果鬼使神差地让他逃过一劫。因为在柏人县馆舍的夹墙中,还真隐藏着刺客,准备刺杀刘邦。

想要刺杀刘邦的领头人叫贯高。贯高为人豪爽,容易冲动,原本是张耳的宾客,现在是赵王张敖的相国。赵王张敖不仅是张耳的儿子,也是刘邦的女婿,他的妻子就是刘邦与吕雉的女儿鲁元公主。

照这层关系,贯高与刘邦不应该有什么深仇大恨啊。那么,他好好的赵王相国不当,为何偏要去刺杀刘邦呢?

这话还要从刘邦“慢而侮人”的性格说起。刘邦对人傲慢无礼,上至像萧何这样的大臣,下至普通将士,都曾被他辱骂过。刘邦的这个臭脾气,即便是当上皇帝后,依然如故。

汉七年,即刘邦差点遇刺的前一年,刘邦从平城经过赵国,赵王张敖脱去外衣,戴上袖套,从早到晚亲自为刘邦侍奉饮食,态度谦卑,极尽作女婿的礼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