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懦弱皇帝:眼见大臣与皇后通奸反与之共妻

“死狗谁能扶上墙?”这句话同样也非常适用于历史新知网上那些个扶不起的窝囊废皇帝。
由于历史新知网的原因,一些没有管理才能的傻瓜白痴竟然鬼使神差地坐上了龙椅。这种人君临天下,百姓活在水火之中自是情理之中。
西晋武帝司马炎即位后,凭借着祖宗遗留下来的丰厚家业和雄厚实力,吴主孙皓便自缚而降,统一大业就这么简简单单完成了,成了他账上的功劳。
不想,这晋武帝上班后,不是整顿朝政,而是一头扎进后宫发展什么第三产业去了,一口气解决了10000多名女人的就业的问题,不过,一定要是绝色女子,什么东瓜南瓜之类还是入不了围的,就像当今某些宾馆、超市、服务部门招聘女孩子一样,一定要个头达到一米六、脸蛋漂亮、身材苗条。
在皇帝的带头示范下,几乎整个晋王朝的统治阶层都争相攀比――你用蜡烛当柴烧,我就用蜂蜜来刷锅;你用香料涂墙,我就用赤石脂来刷墙,现代人的装修与之相比,也只能相形见绌。
坐了几年皇位之后,晋武帝便大笔一挥,立自己的长子司马衷为太子。司马衷是个什么货色?上文有所述及,天下人都知道他是个弱智,就是晋武帝不知道,为何?别人不敢说,不仅如此,还一个劲地夸,一旦有事,自然有高人代办,呈送给晋武帝看的文章都是别人代做的。于是,晋武帝以为这痴呆儿子才气了得、文才盖世,结果蒙在鼓里也不知道,你说可怜不可怜?
结果,到了是骡子是马要拉出来遛遛的时候,这帮人可就急了。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太子呢?可要真刀真枪干事业呀!于是群臣上书劝谏的人不少。晋武帝就纳闷了――难道我这聪明儿子不能胜任吗?
为了“验明正身”,晋武帝叫人给太子送去了一叠公文,让他批复,测测处理政事的能力。但他却犯了个错误,竟然不当面考考。当面考试也还有舞弊者,何况还是开卷考试,这皇帝还真是白当了。晋武帝哪里知道,太子的批复都是别人代写的,是典型的作弊。可笑的晋武帝搞了次免检考试,就断定太子不是痴呆,国家大事如此草率,让人哭笑不得。
结果,第二天太子批复的公文送到案头,晋武帝看着上面写的头头是道,大放宽心,高兴地对群臣说――谁说太子傻,我看就不比我差。就此放下心来,确定由其继位。
司马衷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登上了本不属于他的历史新知网舞台,结果其表演可想而知,执政一塌糊涂,最终把自己的小命赔了进去不说,而且连国土都被外族抢去一大半,真是够窝囊的了。
如果说司马衷是个智障青年,属于典型的阴差阳错,这条“死狗”扶不上墙还情有可原的话,那唐中宗这个窝囊废可就“窝囊”得不可原谅了。
唐中宗李显绝对算得上个大户人家出身:自己是皇帝,爷爷是皇帝,父亲是皇帝,弟弟是皇帝,儿子是皇帝,侄儿是皇帝,就连娘老子也是皇帝。按理这样的家庭出身的人必定具有霸王之气,应该是四方来朝、八面威风、鹤立鸡群。但是,历史新知网却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身世显赫的李显一生都表现得平平庸庸,唯唯诺诺,窝窝囊囊。
这可能与武则天教育儿子的方式有关。武则天的严厉管教是出了名的,她信奉刀下出孝子,看不惯儿子的举止便红刀子进、白刀子出,你不服气,就砍了你。李显的两个哥哥李弘和李贤就是这么被砍死的,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李显能活下来应该算是万幸中的万幸了。这与我们当下一些家长的棍棒教育好有一比――有些人坚信“三句好话,比不上一根马棒棒”,信奉什么“棒下出孝子”,看不惯孩子的行为便乱揍一顿,全然没有教育方法可言。
公元683年,唐高宗病逝,李显顺理成章登上皇帝宝座。有一天,中宗想讨老婆韦皇后的欢心,于是准备提拔自己的老泰山韦玄贞当宰相。诏书发出去后,另一个宰相裴炎却不予执行,看看,这皇帝还当得真是窝囊,宰相不听皇帝老儿的,这还真是少见。裴炎不执行,不过以各种借口推托:推选不民主集中,没有谈话考察,或者是资历不够,能力不够……中宗一听,气不打一处来,www.lishixinzhi.com对着裴炎发了火:“我让他当宰相又怎么了?我就是把江山都给他又能怎么样?!”
裴炎一听这话吓得面无人色,这还了得,这不是暗示大唐江山要更名换姓吗?不得了啦,赶紧就打了个小报告给武则天。武则天一听,这还了得,你不想干,也得把这好位子留给你妈呀。于是,她马上召集部队,全城戒严,实行宵禁,当众废黜中宗。看看,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句气话,竟然就能毁了自己。
所以,李显委屈得不得了:“我犯了什么罪?”武则天怒斥:“你想把天下交给韦玄贞,这难道还不是罪吗?”可怜李显当了两个月皇帝,位子都没坐热,就给废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公元705年,宰相张柬之趁武则天病重发动政变,逼迫她重新迎回了李显,李显在18年后,竟然奇迹般地又一次登上了皇帝宝座,而韦皇后凭借对李显的控制理所当然地掌握了朝廷大权。掌权的韦皇后生活放荡,和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勾搭成奸,败坏朝政。宰相张柬之知道情况后,便秘密觐见中宗,要求诛杀武三思。但窝囊的中宗不但不听,反而将事情全盘告诉了武三思,从而导致了张柬之的被杀。更难以置信的是,中宗对韦皇后和武三思的奸情不但毫不介意,而且还持放纵态度:武三思和自己的老婆在床上打情骂俏地玩赌博游戏时,他就坐在一边观看,还蛮有雅兴地帮他们数钱!其窝囊程度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古今一绝。
正是中宗如此不中用,使得韦皇后越发大胆,也一心想学武则天君临天下。于是,在公元710年6月的一天,韦皇后母女俩给中宗送了一个有毒但美味的馅饼,中宗傻乎乎地吃完后,当天便毒发身亡,窝囊地死在了自己老婆和女儿的阴谋之下。
李显一生是极其悲惨可怜的,先是有一个如此强悍的母亲,后有一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淫乱妻子,更有一个不孝的绝情女儿。母亲、妻子、女儿,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在他这里却成了冷血、恶毒、凶残的代名词。由此看来,在封建社会的宫廷斗争中,只有你死我活,尔虞我诈,根本毫无亲情可言。不知道李显在毒发痛苦倒地时心里是如何想的,是生不逢时,还是命该如此?也许结束这种如此窝囊的生活,正是他最大的心愿吧!
如果说李显的窝囊是由于武则天的刀剑教育的话,那么蜀主刘禅的窝囊那就真不知到哪里追查原因了,毕竟他生活在刀光剑影中,成长在血雨腥风里,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竟然还是如此懦弱,如此没有主见,就是诸葛亮再怎么长寿、再怎么神机妙算,只怕也无能为力了。
刘禅,小名阿斗,三国时期刘备的儿子,其昏庸无能在历史新知网上是出了名的,后来,人们常用“扶不起的阿斗”来比喻那种懦弱无能、没有发展前途的窝囊废。
据史书记载,刘备去世后,由儿子刘禅继位。一开始,由于有诸葛亮等有才能的人辅佐,还没有什么大问题。后来,这些辅臣先后去世,蜀国也就很快被魏国灭了,刘禅因此投降被俘。
他投降后,被安排到魏国的京城许昌居住,并且封为安乐公。有一次,司马昭说:“安乐公,你离开蜀地已经很久了,因此我今天特别安排了一场富有蜀国地方色彩的舞蹈,让你回味回味啊!”刘禅本来就是个玩乐之徒,于是想都没想便欣然赴约。
陪同去的臣子看着那些蜀乐表演,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只有他看得津津有味。看完歌舞表演,司马昭问道:“你还想不想回西蜀的家乡呢?”刘禅答道:“这里有歌舞看,有美酒喝,有美女陪,我还想什么西蜀国呢!”弄得人哭笑不得。不过,别看这刘禅在历史新知网上没作什么贡献,可为后世提供了一个响当当的成语――乐不思蜀,还是有所成就的。同时,他也正因为如此,在历史新知网上出了不少风头,不过,其历史新知网贡献只能归于其昏庸无能。这样总比默默无闻强似许多。
看了历史新知网上这些个窝囊皇帝,确实是些扶不上墙的死狗,糊不上墙的稀泥。这只能慨叹历史新知网竟然开这类国际玩笑,把一些原本无意于此的人硬生生推上龙椅,不仅如此,还在这舞台上演绎着各式各样的丑剧、闹剧,成为千古笑谈。

图片 1

转载注明笑傲酱油历史lishiqw.com

3.死狗谁能扶上墙?

《续金瓶梅》中有如此描述李守备金枪不举的一段话:

“手托着央不动、叫不醒、装醉推死的臭皮囊,长叹一声,唱一个《驻云飞》:‘堪恨皮囊,旧日英雄何处藏。好似僵蚕样,弄着全没账。膝!当日忒风狂,何等昂邦,今日里缩颈垂头,不敢把门来上,死狗谁能扶上墙。’”

 “死狗谁能扶上墙?”这句话同样也非常适用于历史上那些个扶不起的窝囊废皇帝。

由于历史的原因,一些没有管理才能的傻瓜白痴竟然鬼使神差地坐上了龙椅。这种人君临天下,百姓活在水火之中自是情理之中。

西晋武帝司马炎即位后,凭借着祖宗遗留下来的丰厚家业和雄厚实力,吴主孙皓便自缚而降,统一大业就这么简简单单完成了,成了他账上的功劳。

不想,这晋武帝上班后,不是整顿朝政,而是一头扎进后宫发展什么第三产业去了,一口气解决了10000多名女人的就业的问题,不过,一定要是绝色女子,什么东瓜南瓜之类还是入不了围的,就像当今某些宾馆、超市、服务部门招聘女孩子一样,一定要个头达到一米六、脸蛋漂亮、身材苗条。

在皇帝的带头示范下,几乎整个晋王朝的统治阶层都争相攀比——你用蜡烛当柴烧,我就用蜂蜜来刷锅;你用香料涂墙,我就用赤石脂来刷墙,现代人的装修与之相比,也只能相形见绌。

坐了几年皇位之后,晋武帝便大笔一挥,立自己的长子司马衷为太子。司马衷是个什么货色?上文有所述及,天下人都知道他是个弱智,就是晋武帝不知道,为何?别人不敢说,不仅如此,还一个劲地夸,一旦有事,自然有高人代办,呈送给晋武帝看的文章都是别人代做的。于是,晋武帝以为这痴呆儿子才气了得、文才盖世,结果蒙在鼓里也不知道,你说可怜不可怜?

结果,到了是骡子是马要拉出来遛遛的时候,这帮人可就急了。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太子呢?可要真刀真枪干事业呀!于是群臣上书劝谏的人不少。晋武帝就纳闷了——难道我这聪明儿子不能胜任吗?

为了“验明正身”,晋武帝叫人给太子送去了一叠公文,让他批复,测测处理政事的能力。但他却犯了个错误,竟然不当面考考。当面考试也还有舞弊者,何况还是开卷考试,这皇帝还真是白当了。晋武帝哪里知道,太子的批复都是别人代写的,是典型的作弊。可笑的晋武帝搞了次免检考试,就断定太子不是痴呆,国家大事如此草率,让人哭笑不得。

结果,第二天太子批复的公文送到案头,晋武帝看着上面写的头头是道,大放宽心,高兴地对群臣说——谁说太子傻,我看就不比我差。就此放下心来,确定由其继位。

司马衷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登上了本不属于他的历史舞台,结果其表演可想而知,执政一塌糊涂,最终把自己的小命赔了进去不说,而且连国土都被外族抢去一大半,真是够窝囊的了。

如果说司马衷是个智障青年,属于典型的阴差阳错,这条“死狗”扶不上墙还情有可原的话,那唐中宗这个窝囊废可就“窝囊”得不可原谅了。

唐中宗李显绝对算得上个大户人家出身:自己是皇帝,爷爷是皇帝,父亲是皇帝,弟弟是皇帝,儿子是皇帝,侄儿是皇帝,就连娘老子也是皇帝。按理这样的家庭出身的人必定具有霸王之气,应该是四方来朝、八面威风、鹤立鸡群。但是,历史却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身世显赫的李显一生都表现得平平庸庸,唯唯诺诺,窝窝囊囊。

这可能与武则天教育儿子的方式有关。武则天的严厉管教是出了名的,她信奉刀下出孝子,看不惯儿子的举止便红刀子进、白刀子出,你不服气,就砍了你。李显的两个哥哥李弘和李贤就是这么被砍死的,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李显能活下来应该算是万幸中的万幸了。这与我们当下一些家长的棍棒教育好有一比——有些人坚信“三句好话,比不上一根马棒棒”,信奉什么“棒下出孝子”,看不惯孩子的行为便乱揍一顿,全然没有教育方法可言。

公元683年,唐高宗病逝,李显顺理成章登上皇帝宝座。有一天,中宗想讨老婆韦皇后的欢心,于是准备提拔自己的老泰山韦玄贞当宰相。诏书发出去后,另一个宰相裴炎却不予执行,看看,这皇帝还当得真是窝囊,宰相不听皇帝老儿的,这还真是少见。裴炎不执行,不过以各种借口推托:推选不民主集中,没有谈话考察,或者是资历不够,能力不够……中宗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对着裴炎发了火:“我让他当宰相又怎么了?我就是把江山都给他又能怎么样?!”

裴炎一听这话吓得面无人色,这还了得,这不是暗示大唐江山要更名换姓吗?不得了啦,赶紧就打了个小报告给武则天。武则天一听,这还了得,你不想干,也得把这好位子留给你妈呀。于是,她马上召集部队,全城戒严,实行宵禁,当众废黜中宗。看看,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句气话,竟然就能毁了自己。

所以,李显委屈得不得了:“我犯了什么罪?”武则天怒斥:“你想把天下交给韦玄贞,这难道还不是罪吗?”可怜李显当了两个月皇帝,位子都没坐热,就给废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公元705年,宰相张柬之趁武则天病重发动政变,逼迫她重新迎回了李显,李显在18年后,竟然奇迹般地又一次登上了皇帝宝座,而韦皇后凭借对李显的控制理所当然地掌握了朝廷大权。掌权的韦皇后生活放荡,和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勾搭成奸,败坏朝政。宰相张柬之知道情况后,便秘密觐见中宗,要求诛杀武三思。但窝囊的中宗不但不听,反而将事情全盘告诉了武三思,从而导致了张柬之的被杀。更难以置信的是,中宗对韦皇后和武三思的奸情不但毫不介意,而且还持放纵态度:武三思和自己的老婆在床上打情骂俏地玩赌博游戏时,他就坐在一边观看,还蛮有雅兴地帮他们数钱!其窝囊程度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古今一绝。

正是中宗如此不中用,使得韦皇后越发大胆,也一心想学武则天君临天下。于是,在公元710年6月的一天,韦皇后母女俩给中宗送了一个有毒但美味的馅饼,中宗傻乎乎地吃完后,当天便毒发身亡,窝囊地死在了自己老婆和女儿的阴谋之下。

李显一生是极其悲惨可怜的,先是有一个如此强悍的母亲,后有一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淫乱妻子,更有一个不孝的绝情女儿。母亲、妻子、女儿,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在他这里却成了冷血、恶毒、凶残的代名词。由此看来,在封建社会的宫廷斗争中,只有你死我活,尔虞我诈,根本毫无亲情可言。不知道李显在毒发痛苦倒地时心里是如何想的,是生不逢时,还是命该如此?也许结束这种如此窝囊的生活,正是他最大的心愿吧!

如果说李显的窝囊是由于武则天的刀剑教育的话,那么蜀主刘禅的窝囊那就真不知到哪里追查原因了,毕竟他生活在刀光剑影中,成长在血雨腥风里,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竟然还是如此懦弱,如此没有主见,就是诸葛亮再怎么长寿、再怎么神机妙算,只怕也无能为力了。

刘禅,小名阿斗,三国时期刘备的儿子,其昏庸无能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后来,人们常用“扶不起的阿斗”来比喻那种懦弱无能、没有发展前途的窝囊废。

据史书记载,刘备去世后,由儿子刘禅继位。一开始,由于有诸葛亮等有才能的人辅佐,还没有什么大问题。后来,这些辅臣先后去世,蜀国也就很快被魏国灭了,刘禅因此投降被俘。

他投降后,被安排到魏国的京城许昌居住,并且封为安乐公。有一次,司马昭说:“安乐公,你离开蜀地已经很久了,因此我今天特别安排了一场富有蜀国地方色彩的舞蹈,让你回味回味啊!”刘禅本来就是个玩乐之徒,于是想都没想便欣然赴约。

陪同去的臣子看着那些蜀乐表演,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只有他看得津津有味。看完歌舞表演,司马昭问道:“你还想不想回西蜀的家乡呢?”刘禅答道:“这里有歌舞看,有美酒喝,有美女陪,我还想什么西蜀国呢!”弄得人哭笑不得。不过,别看这刘禅在历史上没作什么贡献,可为后世提供了一个响当当的成语——乐不思蜀,还是有所成就的。同时,他也正因为如此,在历史上出了不少风头,不过,其历史贡献只能归于其昏庸无能。这样总比默默无闻强似许多。

看了历史上这些个窝囊皇帝,确实是些扶不上墙的死狗,糊不上墙的稀泥。这只能慨叹历史竟然开这类国际玩笑,把一些原本无意于此的人硬生生推上龙椅,不仅如此,还在这舞台上演绎着各式各样的丑剧、闹剧,成为千古笑谈。

(待续)


提前过上共产共妻生活的中宗,窝囊的可真是前无古人,难有来者。中宗主动和武三思二夫共事一女,其乐融融。

提前过上共产共妻生活的中宗,窝囊的可真是前无古人,难有来者。中宗主动和武三思二夫共事一女,其乐融融。

唐中宗李显身世的确非常显贵,自己本身是皇帝不说,父亲是皇帝,弟弟是皇帝,儿子是皇帝,侄儿是皇帝,更要命的是母亲也是皇帝,这样的梦幻家庭组合在历史上绝对是独一无二,拥有专利权的。按照常理推测的话,李显那肯定是个四方来朝、八面威风、十分庄严的一个帝王,不过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身世显赫的李显一生都表现的平平庸庸,唯唯诺诺,甚至可以说是窝窝囊囊。其实他这种个性的养成,和他母亲武则天的严厉教育是分不开的。

武则天教育儿子们的方式那绝对是独步中外、震烁古今,岂能是现在我们那些崇尚棍棒教育的家长们所能比拟的。与现在家长们信奉棒下出孝子,看不惯孩子的行为便乱凑一顿出气不同;人家武则天信奉的是刀下出孝子,看不惯儿子的举止便乱杀一顿出气,李显的两个哥哥李弘和李贤就是这么死的,你说在这样的教育下,李显能不老老实实的做人吗。

公元683年,唐高宗病逝,李显在其灵柩前登上皇帝宝座。即位后的中宗觉得现在应该到了体现自己皇帝威严的时候了,于是脾气一天天见长。有一天,中宗想让讨老婆韦皇后的欢心,于是准备提拔自己的老泰山韦玄贞当宰相。诏书发出去后,另一个宰相裴炎却坚决的不予执行,固执对中宗说韦玄贞没有经过民主推荐和组织考察,所以暂时不能晋升。中宗一听,便气不打一处来,赌气对顽固的裴炎说道:我让他当宰相怎么了,我一高兴就是把江山让给他又能怎么着!裴炎听了面无人色,吓的赶紧把这句话报告给了武则天。武则天一听,心想这还了得,你就是让也得让给你妈呀。于是她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召集警卫部队戒严,并把所有大臣叫到乾元殿,当众宣布了废黜中宗的命令。李显委屈的质问母亲:我犯了什么罪?武则天怒斥道:你想把天下交给韦玄贞,这难道是小罪吗?可怜李显当了两个月皇帝,大臣都还没认全(不过对裴炎肯定印象最深),就被贬为庐陵王到房州喝茶去了。

李显被废后,联想到两个哥哥的惨死和自己不幸的遭遇,终于明白了母亲的可怕,于是日日忧惧,夜夜哭啼。李显每次听说朝廷的敕使来访,都以为是来置他于死地的杀手,吓的要上吊自杀。韦皇后的意志力却比较坚强,她对李显说道:虽然祸福无常,但我们不能不见棺材就落泪,何必自乱阵角呢?时间一长,韦皇后对自己这位动不动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丈夫颇为失望,她经常大声斥责李显没有出息,训斥完了,又温言劝解,给他分析道路是曲折的,而前途是光明的道理。李显对与自己同甘共苦的老婆又是感激涕零,又是心存忌惮,他对韦皇后说道:假如我有一天还能东山再起的话,一定好好补偿你,你干什么事情,我都不会阻止。就这样,在母亲和妻子的双重压力下,李显在漫长的放逐岁月里完成了自己懦弱性格最后的塑造。

大概上天要给李显一个实现自己誓言的机会,公元705年,八十一岁的女皇武则天病重,宰相张柬之趁机发动政变,逼迫她重新迎回了李显。李显在二十二年后,终于奇迹般的又一次登上了皇帝宝座。

苦尽甘来后的李显,自然不会忘记当初在房州对妻子许下的承诺。于是韦皇后理所当然的掌握了朝廷大权。掌权的韦皇后四处寻欢作乐,生活放荡,和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勾搭成奸,败坏朝政。武氏家族的势力沉渣泛起,宰相张柬之等人知道情况后,便秘密觐见中宗,要求诛杀武三思。但窝囊的中宗不但不听,反而将武三思等人列为了拥立他即位的大功臣。张柬之回去抚床叹愤道:当初不杀武氏诸人,是想让当今皇上亲自诛除,以显皇威,没想到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势去矣。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宗对韦皇后和武三思的奸情不是不知道,但是他毫不介意,而且还持放纵支持的态度:武三思和自己的老婆在床上打情骂俏的玩赌博游戏时,他就坐在一边观看,还帮他们数钱!提前过上共产共妻生活的中宗,窝囊的可真是前无古人,难有来者。

中宗主动和武三思二夫共事一女,其乐融融。当然要说沾光的还是武三思了,他以皇后情夫的身份权倾朝野,结党营私,逼迫张柬之等人自杀。武三思狂妄的说道:我不知道世间谁是好人,谁是恶人,我只知道与我为善的就是好人,和我作对的就是恶人。

中宗不光有个好妻子,他还有个好女儿安乐公主。安乐公主挂念老爸的身体,一心想替中宗分担朝政,有一天,她认真的向中宗建议道:父皇,封我做皇太女怎么样?可想而知的是,中宗再怎么对她女儿百依百顺,这个荒唐的请求也是不可能答应的,他委婉的拒绝了安乐公主的请求。安乐公主碰了个软钉子,从此对自己的父亲心怀怨恨起来。

景云元年,韦皇后想学武则天君临天下的心思日渐膨胀,安乐公主对皇太女的位置也是朝思暮想,与世无争的中宗在她们眼里,越来越显的碍手碍脚。狠毒的母女俩一合计,干脆在一天中午给中宗送了一个有毒但美味的馅饼。中宗不疑有他,傻乎乎的吃完后,当天便毒发身亡,窝囊的死在了自己老婆和女儿的阴谋之下。

李显一生是及其悲惨可怜的,先是有一个五千年来不世出的强悍母亲,后有一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淫乱妻子,更有一个把他视为皇位绊脚石的绝情女儿。母亲、妻子、女儿,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在他这里却成了冷血、恶毒、凶残的代名词。看来在封建社会的宫廷斗争中,是毫无亲情可言的。不知道李显在毒发痛苦倒地时心里做如何感想,也许结束这种生不如死的羞愤生活,才恰恰是他最大的心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