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将领朱超石简介

隋朝人物

导读: 家世背景
朱超石的家门永恒担当司令官。祖父朱腾,任建威将军、吴国内史。伯父朱宪及朱斌,都以西中郎将袁真的将佐。朱宪任梁本国史,朱斌任汝南内史。大司马桓温在寿阳征讨袁真
家世背景

图片 1南梁人物

中文名:朱超石

朱超石的宗族永恒担负主帅。祖父朱腾,任建威将军、吴国内史。伯父朱宪及朱斌,都是西中郎将袁真的将佐。朱宪任梁本国史,朱斌任汝南内史。大司马桓温在寿阳征伐袁真时,袁真感觉朱宪兄弟俩暗地里勾结桓温,就把他们生命刑。朱龄石的生父朱绰逃走,归降桓温,应战时平时领头冲锋陷阵,不怕牺牲。寿阳绥靖后,袁真已经死去,朱绰专断展开袁真的棺柩,斩戮死尸,桓温发怒,将在把他杀头,桓温的兄弟桓冲苦苦求情,朱绰才足防止死。朱绰为人忠义刚毅,因为受了桓冲的活命之恩,事奉桓冲就和事奉老爸同样。担负桓冲的车骑军事、西阳广平大将军。唐朝太元八年,桓冲香消玉殒,朱绰哭泣呕血而死。

官至:宁朔将军、中书经略使等

国籍:东晋

逃归刘裕

朱超石人物毕生

民族:汉族

朱超石与堂哥朱龄石都脱口而出勇锐,专长骑术,固然出身武将家庭,兄弟俩都专长写书信。桓谦任卫将军时,以朱超石补任行参军,又此外无忌的辅国右军军事。

出身背景

热土:沛郡射阳县

(历史

朱超石的家门恒久担当主帅。祖父朱腾,任建威将军、吴国内史。伯父朱宪及朱斌,都是西中郎将袁真的将佐。朱宪任北周内史,朱斌任汝南内史。大司马桓温在寿阳征伐袁真时,袁真以为朱宪兄弟俩暗地里勾结桓温,就把他们生命刑。朱龄石的父亲朱绰逃走,归降桓温,应战时陆续带头冲刺陷阵,不怕就义。寿阳平息叛乱后,袁真已经长逝,朱绰私行张开袁真的棺柩,斩戮死尸,桓温发怒,将要把她砍头,桓温的兄弟桓冲苦苦求情,朱绰才方可免死。朱绰为人忠义猛烈,因为受了桓冲的活命之恩,事奉桓冲就和事奉老爸长久以来。担负桓冲的车骑军事、西阳广平县令。北齐太元八年,桓冲谢世,朱绰哭泣呕血而死。

出生日期:382年

义熙三年梅月,广州士大夫卢循反叛,侵袭江州。7月四日,时任镇南将领、江州令尹的何无忌与卢循军在豫章打仗,被卢循的部将徐道覆克制,何无忌战死。而及时随军的朱超石被徐道覆所俘获,徐道覆任用他出任本身的响应搜求。徐道覆军至石头时,朱超石说动同船的人,驾着一条船逃归通判、车骑将军刘裕,刘裕极度快乐,任她为南通主簿。朱超石抽出并迎回桓谦的尸体,亲自己经营办出殡和下葬之事。后朱超石升任车骑参军事、长史都官郎,不久,又补任中兵参军、宁朔将军、沛郡御史。

逃归刘裕

逝世日期:418年

率军讨叛

朱超石与四哥朱龄石都不加思索勇锐,专长骑术,尽管出身武将家庭,兄弟俩都专长写书信。桓谦任卫将军时,以朱超石补任行参军,又此外无忌的辅国右军军事。

职业:将领

义熙四年四月七日,刘裕率军征伐叛逆的刘毅,派朱超石引导步兵、骑兵到江陵,朱超石还没达到江陵,刘裕的当兵王镇恶就占有江陵城,刘毅自寻短见,叛乱被扫荡。

义熙八年三月,华盛顿县令卢循反叛,入侵江州。八月15日,时任镇南将领、江州县令的何无忌与卢循军在豫章打仗,被卢循的部将徐道覆克制,何无忌战死。而那时候随军的朱超石被徐道覆所俘获,徐道覆任用他出任本人的参军。徐道覆军至石头时,朱超石说动同船的人,驾着一条船逃归参知政事、车骑将军刘裕,刘裕特别开心,任她为杭州主簿。朱超石抽取并迎回桓谦的遗体,亲自己经营办出殡和安葬之事。后朱超石升任车骑参军事、郎中都官郎,不久,又补任中兵参军、宁朔将军、沛郡太傅。

爵号:兴平县五等侯

义熙十二年首春,郑城侍郎司马休之、宛城尚书鲁宗之都率兵暗自戴绿帽子刘裕,刘裕于是率军征讨司马休之等人,派朱超石与亚军将军檀道济率步兵到大薄,鲁宗之听到朱超石将到,亲自引导部队抵抗,未及作战而江陵已经平定。朱超石随从檀道济到衡阳,领新野尚书,追击鲁宗之到上饶后回来。

率军讨叛

官至:宁朔将军、中书节度使等

北伐魏军

义熙两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刘裕率军征伐叛逆的刘毅,派朱超石指导步兵、骑兵到江陵,朱超石还没达到江陵,刘裕的当兵王镇恶就攻下江陵城,刘毅自寻短见,叛乱被扫荡。

朱超石人物一生

义熙十八年,刘裕北伐西夏,朱超石担负先锋步入尼罗河。北魏圣武帝元宏派遣黄门郎娥清、顺德尚书安平公乙旃眷、保康太尉长孙道生、青州左徒阿薄干,引导步兵、骑兵十万人,驻扎在额尔齐斯甘肃面,常有数千名骑兵沿着河岸跟着西楚大军进止。此时晋军沿着亚马逊新疆岸,拉着百丈长的纤索,密西西比河水流快捷猛急,有漂渡北岸的人,就被魏军迫害。朱超石所派军队刚刚过北岸,魏军就退走,部队退回,魏军立刻又攻向东来。刘裕于是派随军卫队的队主丁旿携带七百人和一百辆战车,在距水一百多步远的湄公云南岸上,布成却月阵,四头围绕亚马逊河,每辆战车辆装配零器件置七名仗士,布阵完成,命人竖起一面白旗。魏军见数百人徒步拉车而上,弄不清晋军要干什么,便都还未有行动。

义熙十四年开岁,临安抚军司马休之、番禺太史鲁宗之都率兵暗自戴绿帽子刘裕,刘裕于是率军征伐司马休之等人,派朱超石与亚军将军檀道济率步兵到大薄,鲁宗之听到朱超石将到,亲自教导部队抵抗,未及应战而江陵已经平定。朱超石随从檀道济到新乡,领新野太守,追击鲁宗之到顺德后回来。

门户背景

刘裕在摆放之先,命令朱超石率四千人紧密预防,白旗一举起,朱超石就驰马奔往,来到阵前,并且带着一百张大型弩弓,每世界一战车扩张18个人,在车辕上安装盾牌。魏军见晋军营垒阵势已经设立,于是进兵围攻营垒,朱超石先用软弓小箭射击魏军,魏军以为晋军官少兵弱,就随处一齐赶到。北魏明元帝又派出安庆公拓跋嵩带领三万骑兵来到战地,肉搏进攻晋营。于是晋军全数的强弓利箭同有的时候候发射,又选取射箭的能人,聚焦射向魏军。魏军人数过多,弩弓不可能幸免他们的强攻。朱超石刚出发的时候,其它带了大锤和一千多根长矛,于是把长矛折断成三四尺长,用大锤锤击断矛,发射出去。一记断矛,都能揭穿三四名魏军。魏军兵众不能够抵抗,一下子奔逃溃散,在打仗中将阿薄干砍头,魏军退回半城。朱超石指引胡藩、刘荣祖等随后追击,又被魏军包围,奋力战了一成天,杀死的魏军数以千计,魏军于是败退逃走。刘裕又派出振武将军徐猗之率八千人向越骑城进军,魏军包围了徐猗之,用长戟结成阵势。朱超石援军还一直不达到,魏军已四散奔逃。大军前行,侵夺蒲坂,任朱超石为河东都尉,戍守其地。魏军因朱超石守兵非常少,又扭曲来攻击蒲坂城,朱超石失败退兵,数天才遭遇大军。

北伐魏军

朱超石的家门永世担负主帅。祖父朱腾,任建威将军、吴本国史。伯父朱宪及朱斌,都以西中郎将袁真的将佐。朱宪任梁国内史,朱斌任汝南内史。大司马桓温在寿阳征伐袁真时,袁真以为朱宪兄弟俩暗地里勾结桓温,就把她们处决。朱龄石的老爸朱绰逃走,归降桓温,应战时陆陆续续起头冲锋陷阵,不怕就义。寿阳围剿后,袁真已经逝世,朱绰私自展开袁真的灵柩,斩戮死尸,桓温发怒,就要把她斩首,桓温的二弟桓冲苦苦求情,朱绰才得以防死。朱绰为人忠义猛烈,因为受了桓冲的救命之恩,事奉桓冲就和事奉阿爹长久以来。担负桓冲的车骑军事、西阳广平刺史。东魏太元五年,桓冲归西,朱绰哭泣呕血而死。

与兄被杀

义熙十七年,刘裕北伐清代,朱超石担任先锋进入密西西比河。北魏献明帝北魏明元帝派遣黄门郎娥清、番禺校尉安平公乙旃眷、谷城太尉长孙道生、青州上大夫阿薄干,指导步兵、骑兵十万人,驻扎在湄公青海面,平常常有数千名骑兵沿着河岸跟着东汉城大学军进止。那时候晋军沿着湄公湖南岸,拉着百丈长的纤索,亚马逊河水流快捷猛急,有漂渡北岸的人,就被魏军残害。朱超石所派阵容刚刚过北岸,魏军就退走,部队退回,魏军马上又攻向北来。刘裕于是派随军卫队的队主丁旿教导三百人和一百辆战车,在距水一百多步远的刚果黑龙江岸上,布成却月阵,五头围绕莱茵河,每辆战车辆装配零构件置七名仗士,布阵达成,命人竖起一面白旗。魏军见数百人步行拉车而上,弄不清晋军要怎么,便都不曾行进。

逃归刘裕

刘裕从长安赶回江东时,朱超石平时命人从海路到大梁和刘裕联系,被任命为中书尚书,封兴平县五等侯。

刘裕在摆放之先,命令朱超石率三千人紧凑防范,白旗一举起,朱超石就驰马奔往,来到阵前,况兼带着一百张大型弩弓,每世界首次大战车扩充二十一人,在车辕上安装盾牌。魏军见晋军营垒阵势已经开设,于是进兵围攻营垒,朱超石先用软弓小箭射击魏军,魏军认为晋军士少兵弱,就四处一起来到。北魏刘肇又派出安庆公拓跋嵩带领四万骑兵来到战场,肉搏进攻晋营。于是晋军全体的强弓利箭同有时候发出,又选取射箭的大王,聚焦射向魏军。魏军官数过多,弩弓不可能平抑他们的出击。朱超石刚出发的时候,此外带了大锤和一千多根长矛,于是把长矛折断成三四尺长,用大锤锤击断矛,发射出去。一记断矛,都能揭发三四名魏军。魏军兵众不能够抵抗,一下子奔逃溃散,在打仗中校阿薄干砍头,魏军退回半城。朱超石辅导胡藩、刘荣祖等随后追击,又被魏军包围,奋力战了一整日,杀死的魏军数以千计,魏军于是败退逃走。刘裕又派出振武将军徐猗之率八千人向越骑城进军,魏军包围了徐猗之,用长戟结成阵势。朱超石援军还平昔不达到,魏军已四散奔逃。大军前行,攻陷蒲坂,任朱超石为河东左徒,戍守其地。魏军因朱超石守兵超级少,又扭曲来攻击蒲坂城,朱超石战败退兵,好多天才遭逢大军。

朱超石与表弟朱龄石都坚决勇锐,擅长骑术,即使出身武将家中,兄弟俩都长于写书信。桓谦任卫将军时,以朱超石补任行参军,又此外无忌的辅国右军军事。

义熙十六年,关中动乱,刘裕派遣朱超石慰藉河、洛将士。同年十1月,朱超石刚到蒲坂,那时候胡夏圣上赫连勃勃在青泥以北击败晋军。朱超石的父兄朱龄石点火长安的宫廷,带领全城人逃奔潼关。龙骧将军王敬先戍守曹公垒,朱龄石从潼关带领剩下的部众向王敬先围拢时与朱超石相遇,由于夏军斩断了基本,兵众口渴不能战争,曹公垒被夺回,朱超石与朱龄石、王敬先都被夏军俘获到长安,并被残害,朱超石死时三十七虚岁。

与兄被杀

(历史

朱超石历史评价

刘裕从长安赶回江东时,朱超石通常命人从海路到明州和刘裕联系,被任命为中书尚书,封兴平县五等侯。

义熙四年二月,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军机章京卢循反叛,侵袭江州。5月15日,时任镇南大将、江州太傅的何无忌与卢循军在豫章打仗,被卢循的部将徐道覆战胜,何无忌战死。而登时随军的朱超石被徐道覆所俘获,徐道覆任用她肩负本身的参军。徐道覆军至石头时,朱超石说动同船的人,驾着一条船逃归知府、车骑将军刘裕,刘裕非常开心,任他为常州主簿。朱超石抽出并迎回桓谦的遗骸,亲自己经营办出殡和下葬之事。后朱超石升任车骑参军事、太尉都官郎,不久,又补任中兵参军、宁朔将军、沛郡通判。

《宋书》:“亦果锐善骑乘,虽来自将家,兄弟并闲尺牍。”

义熙十五年,关中动乱,刘裕派遣朱超石慰问河、洛将士。同年十7月,朱超石刚到蒲坂,那时胡夏天子赫连勃勃在青泥以北征服晋军。朱超石的大哥朱龄石点火长安的皇宫,指引全城人逃奔潼关。龙骧将军王敬先戍守曹公垒,朱龄石从潼关指引剩下的部众向王敬先靠拢时与朱超石相遇,由于夏军切断了根基,兵众口渴无法大战,曹公垒被占领,朱超石与朱龄石、王敬先都被夏军俘获到长安,并被残杀,朱超石死时三16虚岁。

率军讨叛

《南史》:“朱龄石、超石、毛修之、傅弘之等,以归众难固之情,逢英勇搭乘飞机之运,乃至颠陷,为不幸矣。”

朱超石历史评价

义熙四年六月13日,刘裕率军征讨叛逆的刘毅,派朱超石指导步兵、骑兵到江陵,朱超石尚未到达江陵,刘裕的现役王镇恶就占领江陵城,刘毅自寻短见,叛乱被扫荡。

朱超石史籍记载

《宋书》:“亦果锐善骑乘,虽来自将家,兄弟并闲尺牍。”

义熙十七年芳岁,郑城郎中司马休之、彭城尚书鲁宗之都率兵暗自戴绿帽子刘裕,刘裕于是率军讨伐司马休之等人,派朱超石与季军将军檀道济率步兵到大薄,鲁宗之听到朱超石将到,亲自带领部队抵抗,未及应战而江陵已经平定。朱超石随从檀道济到包头,领新野节度使,追击鲁宗之到商丘后回来。

《宋书·卷二十六·列传第八》

《南史》:“朱龄石、超石、毛修之、傅弘之等,以归众难固之情,逢英勇搭乘飞机之运,以致颠陷,为不幸矣。”

北伐魏军

《南史·卷十二·列传第六》

朱超石史籍记载

义熙十五年,刘裕北伐西楚,朱超石担当先锋进入多瑙河。北魏顺文帝北魏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帝派遣黄门郎娥清、金陵太师安平公乙旃眷、谷城里正长孙道生、青州尚书阿薄干,教导步兵、骑兵十万人,驻扎在刚果福建面,经常有数千名骑兵沿着河岸跟着北宋大军进止。那个时候晋军沿着湄公江西岸,拉着百丈长的纤索,密西西比河水流急速猛急,有漂渡北岸的人,就被魏军残害。朱超石所派队容刚刚过北岸,魏军就退走,部队退回,魏军马上又攻向东来。刘裕于是派随军卫队的队主丁旿教导两百人和一百辆战车,在距水一百多步远的湄公江西岸上,布成却月阵,多头围绕密苏里河,每辆战车辆配件置七名仗士,布阵达成,命人竖起一面白旗。魏军见数百人徒步拉车而上,弄不清晋军要干什么,便都不曾行进。

《宋书·卷四十五·列传第八》

刘裕在摆放之先,命令朱超石率八千人牢牢堤防,白旗一举起,朱超石就驰马奔往,来到阵前,并且带着一百张大型弩弓,每第一回大战车扩大二十二位,在车辕上设置盾牌。魏军见晋军营垒阵势已经进行,于是进兵围攻营垒,朱超石先用软弓小箭射击魏军,魏军认为晋军士少兵弱,就各省一同赶到。东魏孝静帝又派出阳江羽拓跋嵩教导八万骑兵来到沙场,肉搏进攻晋营。于是晋军全体的强弓利箭同不经常候发射,又选用射箭的好手,集中射向魏军。魏军人数过多,弩弓无法遏制他们的进攻。朱超石刚出发的时候,此外带了大锤和一千多根长矛,于是把长矛折断成三四尺长,用大锤锤击断矛,发射出去。一记断矛,都能揭露三四名魏军。魏军兵众无法对抗,一下子奔逃溃散,在交火旅长阿薄干砍头,魏军退回半城。朱超石指导胡藩、刘荣祖等随后追击,又被魏军包围,奋力战了一成天,杀死的魏军数以千计,魏军于是败退逃走。刘裕又派出振武将军徐猗之率八千人向越骑城进军,魏军包围了徐猗之,用长戟结成阵势。朱超石援军尚未曾达到,魏军已四散奔逃。大军前行,吞并蒲坂,任朱超石为河东提辖,戍守其地。魏军因朱超石守兵相当少,又扭曲来攻击蒲坂城,朱超石战败退兵,好些天才碰到大军。

《南史·卷十七·列传第六》

与兄被杀

刘裕从长安回来江东时,朱超石平常命人从海路到彭城和刘裕联系,被任命为中书参知政事,封兴平县五等侯。

义熙十一年,关中动乱,刘裕派遣朱超石安抚河、洛将士。同年十7月,朱超石刚到蒲坂,那时候胡夏皇上赫连勃勃在青泥以北克制晋军。朱超石的兄长朱龄石点火长安的皇宫,引导全城人逃奔潼关。龙骧将军王敬先戍守曹公垒,朱龄石从潼关辅导剩下的部众向王敬先围拢时与朱超石相遇,由于夏军切断了基本,兵众口渴不能应战,曹公垒被私吞,朱超石与朱龄石、王敬先都被夏军俘获到长安,并被杀害,朱超石死时35周岁。

朱超石历史评价

《宋书》:“亦果锐善骑乘,虽来自将家,兄弟并闲尺牍。”

《南史》:“朱龄石、超石、毛修之、傅弘之等,以归众难固之情,逢英勇搭乘飞机之运,甚至颠陷,为不幸矣。”

朱超石史籍记载

《宋书·卷七十五·列传第八》

《南史·卷十五·列传第六》

以上内容由整合治理公布,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来的书文者全数,如有侵袭您的原创版权请告诉,大家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