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莽作秀登高位:表面表演孝道背后下手整治政敌

导读:作秀是个时髦的词儿,但作秀的行为并非现代才有。古往今来,历朝历代,作秀的事情屡见不鲜。其中,最强悍的作秀大师,莫过于在西汉、东汉之交,建立了所谓新朝的
。 这个人很有意思。纵观 的开国
,大多属于两种人,一是流氓,二是豪强。原因很简单,流氓无所顾忌,豪强很有势力。然而,书生当
,这就比较独特了。王莽正是一个书生,他能当上皇帝,最大的能耐就是作秀。最后,他的新朝灭亡,同样也是因为作秀。
王莽的作秀本领仿佛是天生的,他很小的时候就会。因父亲去世早,他的日子过得很贫寒。可他的伯父王凤却不是一般人,是大司马大将军,权倾朝野。伯父家的孩子自然是过著锦衣玉食的生活,他们骄奢淫逸,完全是一副不成气的样子。王莽则不同,由于贫寒,他一边用心唸书,一边守着寡居的母亲过日子,赢得了谦恭节俭的美名。当然,这倒不是因为他品行有多么高洁,而是因为穷,不得不节俭,又因地位低,不得不谦恭。作为一个小飞蝗,王莽当然想有朝一日能腾达,但腾达需要两样东西,一是本事,二是靠山,缺一不可。
看起来,王莽像是有靠山的,可这靠山很高,他得攀附上去才能靠得住。如何攀附呢?王莽遇到一个天赐良机-王凤病重。于是,王莽开始了他人生的首场个人秀。王莽
现代作秀,有报刊电视广播网络,脏事烂事丑事坏事都可以当噱头广泛传播,一传播就有了名,乞丐可以成为名牌犀利哥,蛤蟆嘴姑娘可以成为新闻人物。那么,生于汉朝长于汉朝的王莽如何作秀呢?汉朝,素以孝治天下,孝是儒家的核心理念之一,尤其是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孝道更受重视。
王莽是个读书人,他当然知道这一点。于是,王凤病倒后,王莽便百般慇勤周到地服侍,每日端汤送药,亲尝冷热,而且一连几个月没有脱衣服睡觉,搞得自己蓬头垢面,日渐消瘦。王凤深受感动,临死前向皇帝推荐王莽。王莽因此当上了黄门郎,开始了仕途生涯。
人生首秀成功,王莽心里有底了。后来,王莽的叔父王商把自己的户邑分封给王莽。不久,王莽被授予光禄大夫兼任侍中,在皇宫内担任警卫。
有的人一得势就膨胀,高傲得不知自己姓什么,恨不得用眼神秒杀所有比他地位低的人。但王莽不是,他的官位越高,作秀的本领也越成熟,他比以前更加谦虚有礼了。他经常把自己的车马、衣服送给周围需要帮助的人。朝野上下无不对他交口称赞。
又过了七八年,王莽的另一个叔父大司马王根老了,就推荐王莽接手自己大司马的位置。可是,仅过了一年,因为朝廷中的权力斗争,王莽被罢免了官职,只得回到自己的封地。
事实证明,会作秀者,是不受时间地点限制的。尽管王莽被赶回了老家,但他一样可以秀得让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在老家时,王莽的儿子王获杀死了一个奴隶,王莽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大秀了一把–逼着王获自杀了。
这次作秀的代价就很高了,牺牲了自己的儿子,这可比如今一个模特儿在网上发点自己的性爱视讯厉害多了,得真拿命去换。
王获自杀以后,王莽的人气又一次飙升。他在封地待了三年,朝廷官员纷纷上书要求他复出。这时恰好发生了日食,按照福瑞灾异之说,这是皇帝办错了事情的征兆,因此,王莽被招回京城。
王莽回京的时候,京城出了一件大事-汉哀帝驾崩了。
太皇太后王政君召王莽入朝,帮助董贤料理丧事。董贤是当朝的大司马,又是汉哀帝生前的男宠。他虽对哀帝忠心耿耿,但工作能力极差,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没本事的「菊花男」,朝野上下对他早有不满。王莽了解这一点,于是,他入朝后把丧事放在一边,先开始作秀,罢黜了董贤,逼他自杀,并将其家产估卖充公,然后才料理哀帝的丧事。
说到这里,不难看出,王莽作秀的手法有两大套路,一阳一阴,阳的是沽名钓誉,阴的是暗下毒手。这就是真实的王莽。
办完丧事,年仅9岁的汉平帝即位。小儿皇帝就是政权傀儡的代名词,太皇太后当然要临朝听政。王政君重新封王莽为大司马,朝中一切大权均由王莽把持。
王莽独掌大权以后,为了讨好太皇太后,就把平时得罪她的傅太后、赵皇后一概贬降,致使许多人自杀。太皇太后倒是满心欢喜,以为王莽替她出了口恶气,其实这是王莽在为自己日后进一步夺权扫清道路。
王莽既不懂征战,又不懂治国安民和收拢人心的办法,要夺取政权,只有靠作秀。他秘密派人前往益州,告诉当地长官,让他买通塞外蛮夷,假称越裳氏来朝廷进贡,然后据此大做文章,说少数民族的归附,都是王莽的功劳,有王莽在,汉朝才会安定。这场秀如今看来,用的就是口碑广告法。一传十,十传百,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接下来,王莽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威望。这一次拿什么来作秀呢?王莽盯上了蝗虫。
公元2年,遭遇大蝗灾,王莽先是派官吏视察,随后减衣节食,戒除荤腥,不杀生灵,接着又出钱百万,献田30顷,以充作救灾费用。公侯们见王莽如此大方,也先后捐款捐物。过了不久,连下阴雨,蝗灾渐退,稼禾复生,大家都说王莽德感天地,王莽赢得了一片赞誉之声。
公元3年,汉平帝12岁了,王莽又抛出自己的女儿,设法让她成为皇后。当时候选的美女很多,王莽上书给太皇太后,说自己的女儿无才无德,不能当皇后。太皇太后当了真,就没让王莽的女儿参与选拔。
然而,私底下,王莽又指使上千人上书,要求让他的女儿当皇后。王莽自己先是假意拒绝,后来又装作不得不同意的样子,于是,王莽的女儿不经选拔就成了皇后。这场秀可称为小品秀。
女儿当上了皇后,王莽又一番折腾,让朝廷把彩礼费用增加到了一亿钱,母亲、儿子以及自己都得。
后来,平帝患病,王莽效仿周公,向上苍祈祷,要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平帝的平安,并同样把祈祷文密封起来,告诫官员不要告诉别人。这样的表演可以说是秀出了真我风采。
汉平帝死后,王莽利用相术,压制住群臣的意见,主张迎立宣帝的玄孙刘婴为皇帝。遇到事情,他就抱着小皇帝,以周公自居。
不久,王莽又让地方官员大造声势,说发现了许多符瑞,预示著上天希望王莽做皇帝。王莽推辞了一番之后,便假惺惺地说,上天有命,自己不敢不执行,于是他改国号为「新」,改十二月朔日为始建国元年正月朔日。就这样,一个天生的作秀大师,窃走了汉家天下。
王莽要结结实实过一把帝王瘾。可惜,作秀作习惯了的人,好比吸毒的人上了瘾,身瘾戒了,心瘾犹存。新朝一建立,王莽就开始改制。
关于王莽改制,说穿了,还是一场秀。王莽行事有两个特点,一是处处遵循古制,二是信奉符命灵异。他终究是个书生,书生自然有书生的悲哀之处,在托古改制的问题上,他确实是在拉拢人心,但也不可否认,他对古代有着深厚的感情,是个念旧的主儿。
新朝建立的第二年,王莽根据古书《周礼》《乐语》上的记载,进行了种种改革。这些改革简要地说有六个方面–
其一,「更名天下田为王田」,就是王田专属制,私人不得买卖,用恢复井田制的办法来解决土地问题;
其二,改奴婢为「私属」,不得买卖;
其三,征收商税,由政府经营盐、铁、酒、铸钱和征收山泽税;
其四,改革币制,但每改一次,小工商业者、农民就破一批,造成「百姓愦乱,其货不行」的后果;
其五,改革中央机构,调整郡、县划分,官名、地名变变变,直到让人晕菜;
其六,改变少数民族族名和首领的封号。
在改革的初期,王莽深信自己能成功,但结果是内外交困,最终导致天下大乱。王莽一系列的复古作秀政策,不光欺骗世人,最后连自己也欺骗了。这便是作秀人生的巅峰境界。从古至今,无人能匹敌。绿林赤眉起义
公元23年,天下已经乱得不可收拾,各地起义如火如荼,在当时众多的农民起义军队中,绿林、赤眉两支声势最为浩大。当年,王莽派王邑、王寻率兵42万,号称百万,镇压起义。王邑、王寻等人自恃兵力雄厚,骄妄轻敌,最终一败涂地。在昆阳决战中,新莽政权的军队主力几乎被全部歼灭。
就在起义军进攻长安的危急时刻,王莽仍相信天命,他作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我型我秀。他率群臣至长安南郊,号哭祭天,凡哭得哀痛者都授以官职,官吏及平民因哀哭而封官的有数千人之多。
公元23年十月初一,长安城中的百姓倒戈,火烧宫殿,逼王莽出城投降。两天后,王莽从白虎门潜逃,来到人工建造的浙台。起义军攻入长安时,王莽正躲在一个小黑屋子里,双手抱头,面露惊骇,早没有了皇帝的威严,此刻他没有作秀,他是真的害怕了。就在这时,一个杜吴的商人闯了进来,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
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书生皇帝,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作秀最终让他付出了代价。这个代价就是贻笑青史。

核心提示:作秀是个时髦的词儿,但作秀的行为并非现代才有。古往今来,历朝历代,作秀的事情屡见不鲜。其中,最强悍的作秀大师,莫过于在西汉、东汉之交,建立了所谓新朝的王莽。

作秀是个时髦的词儿,但作秀的行为并非现代才有。古往今来,历朝历代,作秀的事情屡见不鲜。其中,最强悍的作秀大师,莫过于在西汉、东汉之交,建立了所谓新朝的王莽。

王莽这个人很有意思。纵观中国的开国皇帝,大多属于两种人,一是流氓,二是豪强。原因很简单,流氓无所顾忌,豪强很有势力。然而,书生当皇帝,这就比较独特了。王莽正是一个书生,他能当上皇帝,最大的能耐就是作秀。最后,他的新朝灭亡,同样也是因为作秀。

王莽的作秀本领仿佛是天生的,他很小的时候就会。因父亲去世早,他的日子过得很贫寒。可他的伯父王凤却不是一般人,是大司马大将军,权倾朝野。伯父家的孩子自然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他们骄奢淫逸,完全是一副不成气的样子。王莽则不同,由于贫寒,他一边用心念书,一边守着寡居的母亲过日子,赢得了谦恭节俭的美名。当然,这倒不是因为他品行有多么高洁,而是因为穷,不得不节俭,又因地位低,不得不谦恭。作为一个小飞蝗,王莽当然想有朝一日能腾达,但腾达需要两样东西,一是本事,二是靠山,缺一不可。

看起来,王莽像是有靠山的,可这靠山很高,他得攀附上去才能靠得住。如何攀附呢?王莽遇到一个天赐良机—王凤病重。于是,王莽开始了他人生的首场个人秀。

现代作秀,有报刊电视广播网络,脏事烂事丑事坏事都可以当噱头广泛传播,一传播就有了名,乞丐可以成为名牌犀利哥,蛤蟆嘴姑娘可以成为新闻人物。那么,生于汉朝长于汉朝的王莽如何作秀呢?汉朝,素以孝治天下,孝是儒家的核心理念之一,尤其是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孝道更受重视。

王莽是个读书人,他当然知道这一点。于是,王凤病倒后,王莽便百般殷勤周到地服侍,每日端汤送药,亲尝冷热,而且一连几个月没有脱衣服睡觉,搞得自己蓬头垢面,日渐消瘦。王凤深受感动,临死前向皇帝推荐王莽。王莽因此当上了黄门郎,开始了仕途生涯。

人生首秀成功,王莽心里有底了。后来,王莽的叔父王商把自己的户邑分封给王莽。不久,王莽被授予光禄大夫兼任侍中,在皇宫内担任警卫。

有的人一得势就膨胀,高傲得不知自己姓什么,恨不得用眼神秒杀所有比他地位低的人。但王莽不是,他的官位越高,作秀的本领也越成熟,他比以前更加谦虚有礼了。他经常把自己的车马、衣服送给周围需要帮助的人。朝野上下无不对他交口称赞。

又过了七八年,王莽的另一个叔父大司马王根老了,就推荐王莽接手自己大司马的位置。可是,仅过了一年,因为朝廷中的权力斗争,王莽被罢免了官职,只得回到自己的封地。

事实证明,会作秀者,是不受时间地点限制的。尽管王莽被赶回了老家,但他一样可以秀得让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在老家时,王莽的儿子王获杀死了一个奴隶,王莽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大秀了一把——逼着王获自杀了。

这次作秀的代价就很高了,牺牲了自己的儿子,这可比如今一个模特儿在网上发点自己的性爱视频厉害多了,得真拿命去换。

王获自杀以后,王莽的人气又一次飙升。他在封地待了三年,朝廷官员纷纷上书要求他复出。这时恰好发生了日食,按照福瑞灾异之说,这是皇帝办错了事情的征兆,因此,王莽被招回京城。

王莽回京的时候,京城出了一件大事—汉哀帝驾崩了。

太皇太后王政君召王莽入朝,帮助董贤料理丧事。董贤是当朝的大司马,又是汉哀帝生前的男宠。他虽对哀帝忠心耿耿,但工作能力极差,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没本事的“菊花男”,朝野上下对他早有不满。王莽了解这一点,于是,他入朝后把丧事放在一边,先开始作秀,罢黜了董贤,逼他自杀,并将其家产估卖充公,然后才料理哀帝的丧事。

说到这里,不难看出,王莽作秀的手法有两大套路,一阳一阴,阳的是沽名钓誉,阴的是暗下毒手。这就是真实的王莽。

办完丧事,年仅9岁的汉平帝即位。小儿皇帝就是政权傀儡的代名词,太皇太后当然要临朝听政。王政君重新封王莽为大司马,朝中一切大权均由王莽把持。

王莽独掌大权以后,为了讨好太皇太后,就把平时得罪她的傅太后、赵皇后一概贬降,致使许多人自杀。太皇太后倒是满心欢喜,以为王莽替她出了口恶气,其实这是王莽在为自己日后进一步夺权扫清道路。

王莽既不懂征战,又不懂治国安民和收拢人心的办法,要夺取政权,只有靠作秀。他秘密派人前往益州,告诉当地长官,让他买通塞外蛮夷,假称越裳氏来朝廷进贡,然后据此大做文章,说少数民族的归附,都是王莽的功劳,有王莽在,汉朝才会安定。这场秀如今看来,用的就是口碑广告法。一传十,十传百,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接下来,王莽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威望。这一次拿什么来作秀呢?王莽盯上了蝗虫。

公元2年,遭遇大蝗灾,王莽先是派官吏视察,随后减衣节食,戒除荤腥,不杀生灵,接着又出钱百万,献田30顷,以充作救灾费用。公侯们见王莽如此大方,也先后捐款捐物。过了不久,连下阴雨,蝗灾渐退,稼禾复生,大家都说王莽德感天地,王莽赢得了一片赞誉之声。

公元3年,汉平帝12岁了,王莽又抛出自己的女儿,设法让她成为皇后。当时候选的美女很多,王莽上书给太皇太后,说自己的女儿无才无德,不能当皇后。太皇太后当了真,就没让王莽的女儿参与选拔。

然而,私底下,王莽又指使上千人上书,要求让他的女儿当皇后。王莽自己先是假意拒绝,后来又装作不得不同意的样子,于是,王莽的女儿不经选拔就成了皇后。这场秀可称为小品秀。

女儿当上了皇后,王莽又一番折腾,让朝廷把彩礼费用增加到了一亿钱,母亲、儿子以及自己都得。

后来,平帝患病,王莽效仿周公,向上苍祈祷,要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平帝的平安,并同样把祈祷文密封起来,告诫官员不要告诉别人。这样的表演可以说是秀出了真我风采。

汉平帝死后,王莽利用相术,压制住群臣的意见,主张迎立宣帝的玄孙刘婴为皇帝。遇到事情,他就抱着小皇帝,以周公自居。

不久,王莽又让地方官员大造声势,说发现了许多符瑞,预示着上天希望王莽做皇帝。王莽推辞了一番之后,便假惺惺地说,上天有命,自己不敢不执行,于是他改国号为“新”,改十二月朔日为始建国元年正月朔日。就这样,一个天生的作秀大师,窃走了汉家天下。

王莽要结结实实过一把帝王瘾。可惜,作秀作习惯了的人,好比吸毒的人上了瘾,身瘾戒了,心瘾犹存。新朝一建立,王莽就开始改制。

关于王莽改制,说穿了,还是一场秀。王莽行事有两个特点,一是处处遵循古制,二是信奉符命灵异。他终究是个书生,书生自然有书生的悲哀之处,在托古改制的问题上,他确实是在拉拢人心,但也不可否认,他对古代有着深厚的感情,是个念旧的主儿。

新朝建立的第二年,王莽根据古书《周礼》《乐语》上的记载,进行了种种改革。这些改革简要地说有六个方面——

其一,“更名天下田为王田”,就是王田专属制,私人不得买卖,用恢复井田制的办法来解决土地问题;

其二,改奴婢为“私属”,不得买卖;

其三,征收商税,由政府经营盐、铁、酒、铸钱和征收山泽税;

其四,改革币制,但每改一次,小工商业者、农民就破一批,造成“百姓愦乱,其货不行”的后果;

其五,改革中央机构,调整郡、县划分,官名、地名变变变,直到让人晕菜;

其六,改变少数民族族名和首领的封号。

在改革的初期,王莽深信自己能成功,但结果是内外交困,最终导致天下大乱。王莽一系列的复古作秀政策,不光欺骗世人,最后连自己也欺骗了。这便是作秀人生的巅峰境界。从古至今,无人能匹敌。

公元23年,天下已经乱得不可收拾,各地起义如火如荼,在当时众多的农民起义军队中,绿林、赤眉两支声势最为浩大。当年,王莽派王邑、王寻率兵42万,号称百万,镇压起义。王邑、王寻等人自恃兵力雄厚,骄妄轻敌,最终一败涂地。在昆阳决战中,新莽政权的军队主力几乎被全部歼灭。

就在起义军进攻长安的危急时刻,王莽仍相信天命,他作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我型我秀。他率群臣至长安南郊,号哭祭天,凡哭得哀痛者都授以官职,官吏及平民因哀哭而封官的有数千人之多。

公元23年十月初一,长安城中的百姓倒戈,火烧宫殿,逼王莽出城投降。两天后,王莽从白虎门潜逃,来到人工建造的浙台。起义军攻入长安时,王莽正躲在一个小黑屋子里,双手抱头,面露惊骇,早没有了皇帝的威严,此刻他没有作秀,他是真的害怕了。就在这时,一个杜吴的商人闯了进来,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

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书生皇帝,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作秀最终让他付出了代价。这个代价就是贻笑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