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桓分公室

三桓,即指鲁国卿大夫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鲁国的三桓起于鲁庄公时代(前693年─前662年)。鲁庄公父亲鲁桓公有四子,嫡长子鲁庄公继承鲁国国君;庶长子庆父(谥共,又称共仲,其后代称孟孙氏,又称仲孙氏、孟氏)、庶次子叔牙(谥僖,其后代称叔孙氏)、嫡次子季友(谥成,其后代称季孙氏、季氏)皆按封建制度被鲁庄公封为卿,后代皆形成了大家族,由于三家皆出自鲁桓公之后,所以被人们称为‘鲁三桓’。
鲁国自鲁僖公以后,三桓世为鲁卿,执掌国政,其中以季孙氏在三桓中实力最强。三桓互相矛盾又有共同利益,对鲁国的历史和发展有重要的影响。鲁宣公时三桓发动政变,驱逐了意图消灭三桓影响,恢复鲁君威信的公孙归父(东门襄仲之子,鲁庄公之孙),三桓共掌鲁国政事。至鲁昭公时期(前541年─前510年),三桓将鲁公室的土地财产、军队及人口瓜分,并由三桓进贡以供养鲁君。鲁昭公到后期无法容忍三桓,在前517年与三桓交恶的郈氏合作对抗三桓却失败,鲁昭公被迫出走,六年后死在晋国之乾侯,三桓立昭公弟为鲁定公,到鲁哀公、鲁悼公、鲁元公时期,鲁国国君始终无法摆脱三桓的专政。直到鲁穆公时期(前415年-前383年),鲁国实行改革,任命博士公仪休为鲁相,遂渐从三桓手中收回政权,国政开始奉法循理,摆脱了三桓专政的问题,重新确立了鲁公室的权威。叔孙氏和孟孙氏先后亡于齐国,而季孙氏则据其封邑费、卞,独立成为了费国。
三桓由来
鲁庄公、庆父、叔牙和季友都是鲁桓公的儿子,庆父、叔牙和季友分别是鲁国势力最大、专权时间最长的三大世家孟孙氏、叔孙氏和季氏的始祖,因此三大家族又被称为三桓。
前662年,庄公临死前欲立庶子般为嗣君,叔牙建议立庆父,季友则支持立般,季友以庄公之名逼叔牙饮毒酒自杀,立叔牙的长子公孙兹为叔孙氏。鲁庄公死后,公子般继位,庆父与庄公夫人哀姜杀死鲁君子般,赶走季友,立叔姜之子公子启方,是为鲁闵公。前660年,庆父又与哀姜谋杀闵公,想自立为君。庆父不得人心,逃到莒国。季友与闵公之弟公子申回国,立公子申为鲁僖公。季友贿赂莒国使莒国送回庆父,庆父自缢。鲁僖公元年,季友担任正卿司徒,并赐以汶阳之田。季友以齐国为依托,在鲁国执政长达十六年之久。
家臣之乱
季孙意如对家臣南蒯不太尊重,南蒯于昭公十二年据费邑反叛。季孙意如收买民心并以武力攻打两年才获胜,南蒯逃亡齐国。季孙意如死后,其家臣阳虎囚禁其子季孙斯,并执鲁政达三年之久。
三桓历代宗主 季孙氏 季成子 季友 季文子 季孙行父 季武子 季孙宿
季平子 季孙意如 季桓子 季孙斯 季康子 季孙肥 季昭子 季孙强 费惠公
叔孙氏 僖叔 叔牙 叔孙戴伯 公孙兹 叔孙庄叔 叔孙得臣 叔孙宣伯 叔孙侨如
叔孙穆子 叔孙豹 叔孙昭子 叔孙婼 叔孙成子 叔孙不敢 叔孙武叔 叔孙州仇
叔孙文子 叔孙舒 孟孙氏 共仲 庆父 孟穆伯 公孙敖 孟文伯 仲孙谷 孟惠叔
仲孙难 孟献子 仲孙蔑 孟庄子 仲孙速 孟孝伯 仲孙羯 孟僖子 仲孙貜 孟懿子
仲孙何忌 孟武伯 仲孙彘 孟敬子 仲孙捷

季孙氏,春秋战国时,鲁国的卿家贵族。作为三桓之首,季孙氏凌驾于公室之上,掌握鲁国实权。
三桓,是凌驾于公室的鲁国贵族,出自鲁桓公,包括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其中,季孙氏的始祖季友,谥成,史称”成季”。

季孙氏起于桓公之子季友。关于季友,有个传说,说他的母亲怀孕的时候,他的父亲鲁桓公曾经让人卜,卜得”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间于两社,为公室辅,季氏亡,则鲁不昌”,再让人筮,得乾卦,解作”同复于父,敬如君所”。而他出生,有文在其手曰”友”,因此给他取名友。

图片 1

鲁桓公除了太子同,还有三个儿子:庆父、牙、友。

太子同即位,是为鲁庄公。庆父虽然年长于庄公,但是为表示君大于臣,于是自称仲,史称”共仲”。而公子牙、公子友从庄公排行,是为叔牙、季友。

共仲、叔牙、季友分别是孟孙氏、叔孙氏、季孙氏的始祖。

庄公宠爱妾室孟任,想立她的儿子般为国君,但是自己的三个兄弟权势日益膨胀,他有些担心。于是,他找来叔牙,说”你看,我也快要不行了,将来该让谁来当鲁国的家呢?”

叔牙立马回答:”这个嘛,共仲很有才能。”言下之意,那就让共仲来当家吧。

庄公心里不爽,不久他问季友,”我嘛,考虑立国君的事情,叔牙说共仲很有才能。你说呢?”

季友想了想,拍着胸脯说:”哥,您放心,我誓死立你的儿子般为国君。”

庄公一听,好呀,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于是他接着说:”可是叔牙……”

结果,季友带着人马气势汹汹地来到叔牙住处,拿出毒酒,对叔牙说:”老哥,不是兄弟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国君说了,如果你喝了这杯酒,那么保你一家老小平安,还能继续当鲁国的贵族。”

叔牙一咬牙,喝了,死了。

图片 2

季友漂亮地完成了任务。于是庄公立般为太子,并兑现承诺,照顾叔牙的后人,于是有叔孙氏。

不知道季友是故意的还是怎么回事,他干掉了叔牙,却没有去解决共仲。也许是没得到庄公的授权吧,毕竟人家共仲身为兄长,却乖乖地在庄公面前自称老二。

共仲,也就是公子庆父,他跟庄公妻子哀姜私通,行那苟且之事。叔姜为庄公生了个儿子,叫启。为了继续跟哀姜私通,公子庆父许诺立启为国君。

庄公终于死了,季友立太子般为君。当时庄公还没下葬,太子般尚未正式即位,住在母家党氏。庆父派荦杀般,而季友没有讨伐庆父的实力,只好出逃到陈国。

庆父立启为国君,是为鲁闵公。

庆父越来越放肆,日夜跟哀姜私通。结果他把心一横,要干掉闵公,自己来当这个鲁国的家。闵公二年,庆父派大夫卜齮袭杀闵公于武闱。季友听闻,自陈至邾,接庄公妾成风之子申,请鲁人以其为国君。

庆父忧惧,出逃到莒。于是,季友护送公子申入鲁,并重金贿赂莒人,抓庆父回国。庆父请求让他出逃,季友不肯。于是庆父自杀。

折叠编辑本段成季执政

季友立公子申为国君,是为鲁僖公。立共仲之后,时人称作孟孙氏

僖公元年,季友帅师败”莒师于郦,获莒拏”,”公赐季友汶阳之田及费”,季友为鲁国相。

成季相僖公,执政多年,把鲁国治理得井井有条。鲁人作《诗·鲁颂》称赞。

僖公十六年,季友卒,谥成,史称”成季”,其后立为季孙氏,又称季氏。

至此,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都有了,史称三桓。

成季之后,季孙氏日益强盛。文子、武子、平子三人辅佐鲁国文宣成襄昭定六位国君,位列三卿之首,独专国政。

季友的儿子不怎么行,成季死后,鲁国的政权被庄公的儿子遂执掌。公子遂,谥襄,史称襄仲。襄仲,姬姓,东门氏。

东门氏执政,先后把与之争权的孟孙氏、叔孙氏打败,独霸鲁国。作为三桓之一的季孙氏怎么办呢?当时是成季的孙子行父当家,他乖乖地依附在东门氏之下,兢兢业业地干活。

季孙行父,谥文,史称季文子。他是成季的孙子。始见于《春秋·文公六年》:”夏,季孙行父如陈。”

季文子为人谨小慎微,凡事三思而行,正因为这样,当文宣之时,东门氏权倾一时,孟孙氏、叔叔氏都与之争权,而季文子依附。到了鲁公失政而民不知君、只知季氏的时候,他奋起而怒,赶走公孙归父,执掌鲁国政权。但是季文子并没有像公孙归父那样得意忘形,反而更加俭朴,行事益发谨慎。成公四年,成公到晋国去,晋侯不敬,鲁公很生气,就想跟楚国和好以对付晋国。季文子劝止了成公的糊涂想法。成公七年,吴伐郯而大胜,季文子忧惧,认为蛮夷之地伐中原之国而得胜,鲁国灭亡也在不远。

成公二年,晋国权臣郤克会同鲁、卫、曹等诸侯伐齐,季文子帅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听盟主晋国号令,发兵攻齐。是为鞍之战,晋国大败齐国。
成公八年,晋国赵穿来,让鲁国向齐国归还当年夺回的汶阳之田,季文子私底下劝说:既然霸主开口,鲁国没别的,还就还,但是当初晋为盟主,率我们夺下城池;再说,汶阳之田本就是我鲁国被齐国夺走的,夺回来合乎情理。如今晋国这样做,大失人心啊。果不其然,成公九年,”为归汶阳之田故,诸侯贰于晋”。

图片 3

季文子执政时期,鲁国以晋国为尊,得其援。成公十六年,叔孙侨如与成公母穆姜私通,想除掉掌权的季文子、孟献子,于是向晋国请求发兵。晋以文子贤,不从。叔孙侨如奔齐。

成公薨,子襄公午立。襄公五年,季文子卒,子宿立,是为季武子。

折叠编辑本段武平之盛

季文子生季武子,季武子生季悼子,季悼子生季平子。

季武子,即季孙宿,谥武,史称季武子。

季平子,即季孙意如,谥平,史称季平子。

季文子死后,季武子、季平子相继当家季孙氏,执掌鲁国朝政,这个时候的季孙氏强盛,而公室弱,三桓得以凌驾公室之上。

“天子六军,诸侯大国三军”。周武王封周公旦于鲁,周成王授周公讨伐管蔡的大权,因此鲁为大国,而有三军。自鲁文公以来,鲁国日渐弱小,而且时常要听从霸主晋国的号令,如果军多,则贡献也多,这样一来国力不支,于是自减中军,只剩上下二军,属于公室,”有事,三卿更帅以征伐”不得专其民。

襄公十一年,季武子欲专其民,遂增设中军,三桓分三军之民。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分三军,一卿主一军之征赋。由此公室益弱而三桓渐强。

襄公十二年,三桓”十二分其国民,三家得七,公得五,国民不尽属公,公室已是卑矣”。

襄公三十一年,季武子不顾叔孙氏的反对,悍然立公子裯为鲁君,是为鲁昭公。

昭公五年,罢中军,而四分公室,季孙称左师,孟氏称右师,叔孙氏则自以叔孙为军名,”三家自取其税,减已税以贡于公,国民不复属于公,公室弥益卑矣”。

自此,季孙氏专权,三桓日益强大而鲁国公室日益弱小。

季武子生子纥,尚未立为卿就死了,于是季武子的孙子季平子继承了季孙氏,并且发扬光大了季孙氏。

昭公在位年间,季平子执政专权。他为人跋扈,与其他卿家大夫结怨,结果想要摆脱三桓凌驾公室现状的鲁昭公联合郈氏、臧孙氏,讨伐季平子。季平子一时慌了,连忙请罪。再三请罪而昭公不放弃攻打他的意愿,于是双方交战。此时,作为三桓的叔孙氏、孟孙氏发兵援救季孙氏,击败鲁昭公的军队。昭公无奈地逃到齐国。齐国伐鲁,气焰嚣张,自称”主君”,完全把逃难的昭公当成大夫看待。昭公于是往晋国求助。季平子却早有一着,他重金贿赂了当时晋国六卿,结果晋国让昭公暂居干侯。从此,季平子摄行君位,俨然鲁国君主。

季平子的这种僭越行为影响深远,日后他的家臣阳虎作乱,不能不说是受此影响,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至于他以人牺祭亳社的事情,只能说明当时的惯例是这样。

季平子生季桓子,季桓子生季康子。

季桓子,即季孙斯,谥桓,史称季桓子。

季康子,即季孙肥,谥康,史称季康子。

定公五年,季平子卒。阳虎作乱,囚季孙斯,逼季孙斯盟约。定公七年,阳虎执政,把季孙氏占据的权位抢走。定公九年,季桓子为首的三桓把阳虎赶走,总算把权位夺回。定公十年,叔孙氏的家臣侯犯又作乱。平定祸事不久,定公让孔子执政。

孔子下令毁三都。为了让夫子成功,作为季孙氏家臣的仲由就对季桓子说:”您看,前几年南蒯依靠坚固的费城作乱,我们连年攻打而不能夺回费城,后来阳虎也连同费城人为乱,祸乱我们季孙氏。而叔孙氏也一样,侯犯凭着坚固的郈城叛乱,围攻了一年多都不能攻克。这些都是因为费城、郈城太过险固,而我们的家臣多次以此而背叛三桓。为了防止后患,不如顺势毁掉费城、郈城。”

于是季桓子准了,就跟叔孙氏一起毁掉费、郈。然而孟孙氏不肯毁掉老巢成城。于是,季桓子又掉转枪头,唆使定公贪欲,弄得孔子很不是滋味。最后,三桓把孔子赶出了鲁国。

定公十五年,定公薨,子哀公蒋立。哀公三年,季桓子弥留托孤,说如果妻子南孺子生下来的是男孩,那就立这个孩子为季孙氏的家主;如果是女的,那就让季孙肥当季孙氏的家。

桓子死了,季孙肥成为实际上的家主。桓子快要下葬的时候,南孺子生了个男孩。这个时候,季孙肥正在朝堂上跟哀公等人聊天呢,老正就抱着孩子来了,整一个二愣子的模样,说:”当初,家主说要是生了个男孩,就请告诉国君您,立那孩子为季孙氏的家主。”这样一来,季孙肥就很尴尬,只好对哀公说:”既然是家父的遗命,那就请您让我卸下季孙氏家主的重担吧。”哀公就派大臣共刘去查查这件事,看是不是属实什么的。结果没想到,那个男婴被人杀死了(史书没记载谁干的,但是八九不离十,应该是季孙肥害死的,他不用动手,他的手下自然就会做得妥妥帖帖)。当时男婴死了,老正一看苗头不对啊,立马逃出鲁国,到卫国去了。这事情自然不了了之了。季孙肥就顺顺当当地成为季孙氏的头,史称季康子。

季桓子、季康子不思为国家奔忙,恋栈权位,只知道争权夺利,结果鲁国日益衰微,而三桓离心。阳虎、孔子执政,季孙氏遭到削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